这把扇曾经征服罗斯福,山村制扇女匠人

作者:刘级心 李西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李晶告诉我,他刚开始收藏的多是点翠和老折扇。在收藏的过程中,也收到了一些老的残破的团扇框子,很精美,特别喜欢,但很难找到师傅去还原它,于是就开始有序地收进老的团扇,去琢磨、研究,尝试慢慢修复这些残缺之物。”

这六步下来,

  本报讯 (记者 刘级心 李西婷
文/图)9月10日早上8点,像往常一样,长宁县梅硐镇坪桥村村民万英骑车5分钟到宜宾磐达制扇有限公司上班。这段时间公司正在赶制一批发往日本的团扇,而她需要把关质量,还要参与团扇制作,因此分外忙碌。

  古人爱寄情于物。扇子是具有实用功能和审美功能的艺术品。自古以来,不少文人雅士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

并加入锦缎包边的制扇工艺,

万英告诉记者,有些编线的工作,女工们还可以带回家做,这样既能照顾家庭又能挣钱,大家都很珍惜这份工作。女工们心灵手巧,尽量把活儿干好,她们不仅会做团扇,还会做折扇,能根据客户的要求制作各种款式和花色的扇子。

  李晶拿出几把团扇来,比如其中的一把仿清代宫廷缂丝牡丹花团扇,手工錾刻金扣头,苏绣扇档,清代菠萝漆扇柄,老银香炉双面扇坠,整体上看,浓淡相宜,清妍淡雅,令人爱不释手。

如今这种竹子长斑,

李逸说,现在磐达的扇子几乎全部出口到日本,很受日本客户的欢迎。每年出口到日本的团扇有200万把,磐达的年产值近千万元。

  李晶向我总结道:“团扇本身是很丰富多彩的,从扇面、扇柄、扇框、扇坠的不同材质和工艺,每一个细节都十分耐人寻味。所以,制作新团扇时,我一定会保留传统的韵味在里面,这是我一直坚持的理念。”

即使这样,

磐达制扇有限公司位于长宁梅硐镇马鞍村,主要生产出口日本的团扇。团扇需要手工制作,对工人的技术要求较高,公司有一两百名工人,多数是附近的农村妇女,经过专业训练,她们的制扇手艺日渐纯熟。像万英这样的女工经过4年多磨练,现在已经是管理人员,而且能够带学徒了。

  为了寻访老手艺,李晶移居苏州桃花坞一带。这里自古人杰地灵,手工艺相当发达。明中叶以降,全国经济贸易发达。江浙一带,丝绸、木器、紫砂、竹
刻、刺绣、漆器、玉石、金属工艺等手工业欣欣向荣。清代校阅《长物志》的学者伍绍棠指出:“有明中叶,天下承平,士大夫以儒雅相尚,若评书品画,沦茗焚
香,弹琴选石等事,无一不精,而当时骚人墨客,亦皆工鉴别,善品题,玉敦珠盘,辉映坛坫。”

不会仅仅因为空调普及就被彻底抛弃。

责任编辑:

图片 1 

编丝

扫码观看

  可见,团扇的出现大约早于折扇一千余年。并且宋代以前的扇子,大都是指团扇而言。团扇又称宫扇、纨扇。素绢两面绷之,或泥金,或瓷青湖色,有月
圆、腰圆、六角之形,柄用梅烙、湘妃、棕竹居多,亦有洋漆、象牙之类。盈寸纤妍,皎洁如霜雪,可双面观赏。执于手间,有“笑隔荷花共人语”之意境。

人们对扇子的需求,

“团扇工艺如果细分大概有47道工艺,包括破竹、削节、钻孔、削把柄、劈丝、烤油、穿穗编线、糊纸、收边等环节。”磐达制扇有限公司法人李逸说,这些工艺大部分都需要人工完成,其中比较难的是劈丝,十多秒要用刀劈30多根扇丝,还要保证扇丝粗细均匀,长短适中,普通工人至少要半年以上才能掌握好力度。

  “修复老的团扇,过程相当复杂。比如扇面部分,得亲自配上老的缂丝、罗、刺绣等物。扇柄部分,让银匠师傅细细镶嵌上合适的老银花片。”李晶说道。

编角线、编下线、绕中线、编上线、编围线、排扇形,六步。

新华社“现场云”直播报道

  当代学者扬之水在给孙机先生的文集《寻常的精致》写序时指出:“不是古玩欣赏,不是文物鉴定,只是从错错落落的精致中,收拾一个两个迹近真实的生活场景,拼接一叶两页残损掉的历史画面。”——反用在他身上,亦是确评。

制作一把这样的扇子,

郑文琴是劈丝劈得又好又快的女工,以前她在福建打工,做很累的大理石板材切割工作。为了照顾娃娃,她回梅硐从事制扇工作。“现在的工作量不大,每天工作8小时,中午还安排了午饭。”郑文琴已经干了3年多,每个月能拿3000多元的工资,“这在我们梅硐当地算是比较高的工资了。”她说。

  老的团扇自然好,但是数量太少。因而,李晶开始慢慢琢磨以传统的工艺手法去制作一些新的团扇,通过金银錾刻、镶嵌、烙画、雕刻、大漆等等技法去
打磨出一把扇子。如果是比较复杂的团扇做下来可能需要十来位师傅共同配合才能完成,而他要做的除了设计图稿、配线、装裱扇面、特殊型制的扇框制作外,更重
要的是需要安排监督好每一位师傅的工作。

从来不止是扇风挡雨的冰冷物件。

原标题:山村制扇女匠人: 巧手做团扇 年产两百万把热销日本

   因喜而藏

以文为墨,

汪静宣是负责钻孔的女工,她的老公常年在外地打工,家里不但有生病的哥哥需要照顾,而且还有老人和孩子。以前,为了照顾家人,汪静宣就在附近的工地上打零工,工作不固定,又都是辛苦的体力活。一年前,她进了磐达公司,每月都有两三千元的收入,这让她很满足。

  目前,研究团扇、收藏团扇的人不多。李晶却十分痴迷,似乎有些不合当今时宜。除此,他还喜欢昆曲,热衷于收藏各种古物,点翠、老银、折扇以及各
种小杂项。这些并非仅仅玩票,而是认真揣摩过的。在他眼中,这些偏冷门的小众雅玩都很有温度。比如,一把团扇,即使已残破不全,仍然有着不可言喻的美。

现在都是到400公里外的宜宾竹海去选竹料。

  李晶印象深刻,修复第一把团扇的时候,虽然花了很多心思,但不能按照最初的想法做出来,当时就跟浇了盆凉水一样,心里很难受。一次次地交学费,但从未气馁过。如今,一晃三年多过去了。

扇柄竹料需反复推磨至光滑圆润,

  守我匠心

德阳潮扇以竹为骨,

  李晶娓娓道来。而我也能从中感受到他此时的心境。

德阳潮扇再难在需求与投入中间找到平衡的一点。

  我有点困惑地问:“团扇似乎是古代妃嫔仕女的喜爱之物?”

经过锯、劈,拆成手指宽的小竹片,

  扇子种类比较多。晚明文人文震亨在《长物志》中对“扇”如是叙述:扇,羽扇最古,然得古团扇雕漆柄为止,乃佳;他如竹篾、纸糊、竹根、紫檀柄
者,俱俗。又今之折叠扇,古称“聚头扇”,乃日本所进,彼国今尚有绝佳者,展之盈尺,合之仅量值许,所画多作侍女、乘车、跨马、踏青、拾翠之状,又以金银
屑饰地面,及作星汉人物,粗有形似,其所染青绿甚奇,专以空青、海绿为之,真奇物也。

每年3至6月间是潮扇的制扇季节。

  修复老的团扇久了,李晶对传统工艺有了更多的领悟。

图片 2

  李晶笑着解释道,“传统的团扇工艺技法很多,彼此也不是单一的。有的人擅长制作扇面,有的人擅长制作扇框,我希望能够很好地把这些工艺结合起来,让它很完美的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完全靠匠人经验。

  李晶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团扇本身跟性别无关,它是男女都可以用的,你看一些传统的书画里,男性用团扇是非常多的,就是他本身是没有性别之分。在收藏圈内,可能相对来说男性会多一些。”

图片 3

  李晶在桃花坞找了一间老宅子,据说这里曾经是位苏州御医的旧居,和居民间杂在一起。居住在这里,他似乎才真正找到自己,每日听戏唱曲,试茶阅书,赏玩品鉴。

扇柄和扇框

  除此,李晶对扇面、扇柄,甚至穗子都十分讲究。他喜欢使用缂丝扇面,但是又不仅限于缂丝,绫罗绸缎、刺绣织锦等等不同材质都会为他所用。扇柄多
数采用竹质或者珍贵硬木,如湘妃、凤眼、梅鹿、紫竹、玉竹、红酸枝、黄花梨等等。扇面则以宋元工笔画、明清绘画作品为主要题材。

扇面所用绢丝,

  后来,李晶又搬到苏州博物馆旁边的宅子里,并将此取名“嗜闲居”,此字典出明代高濂的《遵生八笺》:“余嗜閑,雅好古,稽古之學,唐虞之訓;好
古敏求,宣尼之教也。”室内摆满手作团扇、缂丝布料、老织布机、老银饰品,很是雅致、古朴,更是传递着超然物外的生活态度、天人合一的艺术思想和淳朴返真
的审美格调。

其价格和物件本身的实用性又与民众太有距离,销售难以为继,

图片 4

竹料选定后,

图片 5

图片 6

由是名声大噪,风头无两。

留下厚薄约一毫米的青皮篾,

由形式表象透射出匠人匠心,

2012年6月杨占勇先生成为“省级德阳潮扇代表性传承人”。

杨占勇便是其中之一。

杨占勇需要将近四天时间,

贴云耳,挂扇坠。

情人之间以此传情寄相思。

编丝一个步骤需要细分为

可由于环境污染严重,

由国画大师张大千、谢趣生分别绘制扇面,

所有数量的竹丝片加完,

其中两把被美国博物馆收藏。

建国后潮扇曾在很长一段时间被作为国礼赠送印度、前苏联、罗马尼亚等地。

每一步都需要极大的耐心,

潮扇分大、中、小三个型号,

如今扇本质的价值早已不仅是遂人炎凉之需,

最后用深色丝绢裱制扇子边缘,

留诸多明心之想。

一丝一刀拉出竹丝,

德阳潮扇成为“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杨占勇仍表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