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02.com:白敏中的诗,陈夷行简介

白敏中是盛名小说家白乐天的从弟,唐宋大臣,早年曾是李听幕僚,后出任过中书舍人、兵部军机章京、同平章事、宰相、司徒、太子都尉等职,封爵拿骚郡公,位极人臣。
白敏中曾讨平党项叛乱,在充当凤翔大将军中过去,时年70岁,追赠抚军,被太常硕士曹邺定谥号为“丑”。人选平生
陈年经历
白敏中自幼丧父,随从兄香山居士等人学习,后考中贡士,被李听辟为节度掌书记,历任河东、郑滑、邠宁三镇,又试任临汾寺评事。
累职拜相
大和七年,白敏中因丈母娘过世,重临故里下邽,丁忧守孝。会昌元年,白敏中被起复为殿中侍都尉,分司东都业务,不久改任户部员外郎。
会昌二年,李炎打算起用香山居士。宰相李德裕进言道:“白乐天年迈多病,恐怕不堪承受朝廷重任,其从弟白敏中学问不小于他,可加以引用。”李怡当日便任命白敏中为知制诰、翰林大学生,后又改任中书舍人。
会昌六年,李忱继位。白敏中以兵部通判之职被任命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成为首相,改任中书长史,兼刑部少保。此后,白敏中又进步长史右仆射、门下太守,封奥马哈郡公。他在五年之内,历经十四次晋级,由员外郎官至宰相。
出掌藩镇
大中五年,党项入寇。崔铉时任左仆射、门下都尉,一心独掌相权,不欲让白敏中位于己上,便趁机提出派大臣前去镇抚。十月,白敏中被任命为司空、同平章事、兼邠宁大将军,并担任招讨党项行营都统制置等使、南北两路供军使。他套用裴度征讨淮西时的做法,选用朝廷大臣为属下将佐。
白敏中离京时,李忱亲自到安福楼饯行,赏赐通天带,授他开府辟士之权,并让神策军随行护卫。十二月,白敏中行至宁州,得到诸将破贼的福音,便劝谕党项部众,让她们择业安居。党项平定后,白敏中被免去都统义务,专任邠宁校尉。
大中七年,白敏中进拜特进、司徒,改任拉合尔尹、剑南西川大将军。他治理西川五年,增添骡军,修复关壁,功劳卓著,加太子里正。大中十一年,白敏中徙任江陵尹、荆南抚军,依然保留同平章事一职。
复居宰辅
大中十三年,李漼继位。白敏中被召回京师,担任司徒、门下太师、同平章事,再一次辅政,不久升级令尹。咸通元年,白敏中在上朝时,不幸跌倒在台阶上,伤了腰部,被人用肩舆抬回家中。
此后,白敏中五次上表皇上,请求辞去相位,但都尚未获取唐懿宗的认可。右补阙王谱劝谏道:“君主即位不久,正是宰相尽心效劳的时候。白敏中已经卧床7个月,难以胜任宰相之职。请皇帝同意白敏中辞职,另择宰相。”唐恭惠帝大怒,竟将王谱贬为阳翟太傅。四月,白敏中进步中书令。
千古凤翔
咸通二年,西戎作怪。唐恭惠帝召白敏中入朝议事,并命人扶他上殿。白敏中坚贞不屈请辞,遂以中书令之职出任凤翔太傅。不久,白敏中再度上表,请求辞官归乡,守护祖墓。李漼又任命他为东都留守,但他却极力推辞。唐恭惠帝无奈,只得让她以令尹之职退休。
同年1五月,白敏中在凤翔离世,终年七十岁,而此刻同意她退休的谕旨尚未传出。唐懿宗得知白敏中死讯,废朝两日,追赠他为太师。太常大学生曹邺认为白敏中“病不坚退,驱逐谏臣,怙威肆行”,给他定谥号为丑。白敏中与贺拔惎
白敏中之父白季康为深阳令,很已经回老家了,自幼受母教诲,向各位兄长学习。长庆初年,应贡士科时,为主考官王起赏识,欲取为佼佼者。但是王起颇讨厌白敏中之忘年交,一同应考之贺拔惎,让人偷偷告诉白敏中与贺绝交。白敏中即予应允。恰巧这时贺来访,白敏中避而不见,贺不言而去。白敏中随又连呼左右人等将其追回,以真情告知,并说:“就算不中第又怎么着,哪能为那件事断绝朋友交往!“三人痛饮而醉,同席而卧。王起得知,惊讶道:“我辈只得白敏中,今当更取贺拔惎矣。”最终取白敏中为率先,贺拔惎亦同登甲科。白敏中的诗
《全唐诗》收录其诗二首:《至日上公献寿酒》、《贺收复秦原诸州诗》。
《全唐文》收录其文五篇:《如石投水赋》、《息爱妻不言赋》、《请追谥刑部太傅白乐天赠都尉牛僧孺表》、《滑州修尧祠记》、《滑州明福寺新修浮图记》。白敏中为什么谥号为丑
唐恭惠帝得知白敏中死讯,废朝二日,追赠他为太史。太常大学生曹邺认为白敏中“病不坚退,驱逐谏臣,怙威肆行”,给她定谥号为丑。人选评价
王夫之:①李德裕引白敏中入翰林,既为硕士,遂乘武、宣改政之初,夺德裕之相,竭力排之,尽反其政,以陷德裕于贬死,而乱唐室。②唐之乱以亡也,宰执大臣,实为祸本。大中以来,白敏中、令狐绹始祸者也,继之以路岩、韦保衡之贪叨无厌而已极;然其为人,鄙夫耳,未足以为妖孽也。

崔铉出身吉林龙岩博陵崔氏大房,是西魏宰相。早年秀才及第,曾任荆南掌书记、翰林硕士承旨、户部上大夫、宰相、同平章事、临汾通判兼检校司徒等职,封爵郑国公;崔铉著有《咏架上鹰》等创作,曾讨平康全泰叛乱、平庞勋起义、收复宣州、扼守江湘要害,为官颇有政绩。崔铉生卒年鲜为人知,最后死在江陵。人选毕生
从前经历
崔铉早年考取进士,进入藩镇幕府,历任荆南掌书记、西蜀掌书记、左拾遗、司勋员外郎、知制诰、翰林博士、户部长史。他曾针对李炎喜好蹴踘、角抵的一言一动,上表劝谏,得到武宗褒奖。
充当首相
会昌三年,李炎任命崔铉为太师,授为中书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又兼顾户部通判。会昌五年,崔铉因与李德裕不和,被免去宰相之职,外放为陕虢观看使。
会昌六年,李忱继位,任命崔铉为检校兵部太守、河中左徒、河中尹,封博陵县开国子。大中三年,崔铉被召拜为教头大夫,不久再一次拜相,担任正议大夫、中书太傅、同平章事。
大中五年,党项入寇。崔铉欲独掌相权,便趁机排挤右仆射白敏中,指出派大臣前去镇抚。李忱遂将白敏中外放,让他征讨党项。不久,崔铉升任金紫光禄大夫、御史左仆射、门下军机章京、弘文馆高校士,进封博陵县开国公。
出居营口
大中九年,崔铉被罢为新乡基本上督府大将军、铜仁太尉,加检校司徒,进封宋国公。唐宣宗亲自在太液亭饯行,并赐诗一首,称她“七载秉钧调四序”,对他主政七年间的政绩表示确认。
大中十二年,宣州都将康全泰发动兵变,驱逐寓目使郑薰。李忱命崔铉兼任宣歙阅览使,让她征讨叛军。同年十一月,崔铉收复宣州,斩杀康全泰等人。宣宗加封他为检校司空,但却免去其兼任的观望使之职。
移湖州陵
咸通元年,崔铉担任山先生南主人郎中,后改任荆南上大夫,出荆州陵。
咸通九年,中山戍将庞勋在湘潭鼓动叛乱,率戍卒北返神州,沿途大肆掠夺。崔铉召集军队,扼守江湘要害,想要尽擒叛军。庞勋得知后,不敢进入荆南境内,只得改道广东、淮右。
崔铉最后在江陵回老家,但具体日子不详。崔铉后人
崔铉有四子:崔沆、崔汀、崔潭、崔沂。
崔沆曾在李俨年间拜相,官至礼部校尉、同平章事,黄巢之乱时遇害。
崔沂则历仕西夏、后晋、后汉三朝,官至御史左丞、太子经略使。崔铉的故事
崔铉年少时一度跟随五伯崔元略去拜访韩滉,并以其聪明才智获得了韩滉的强调,赞他“前程万里”!
崔元略对韩滉说崔铉近期在诗道上升高很大,韩滉便让崔铉赋诗,崔铉当场写下:“天边心性架头身,欲拟飞腾未有因。万里碧霄终一去,不知哪个人是解绦人。”韩滉不禁惊叹道“这孩子未来前程万里啊!”果然,崔铉之后中贡士,两度拜相,曾权倾朝野。
崔铉担任首相时,一度位极人臣,任用亲信郑鲁、杨绍复、段瑰、薛蒙等人,使得京师流传“郑杨段薛,烜赫一时;欲得命通,鲁绍瑰蒙”那样的谚语。那十两个字照旧流传了李忱的耳中,他将那句谚语写在了屏风上,并将郑鲁外放为海南尹,告诫崔铉:“我将郑鲁外放了,你以为朝中之事是您说了算或者自己说了算?”崔铉听后惶恐不已。人物评价
韩滉:此儿可谓前程万里也。
李忱:崔铉瑞玉凝姿,春林发秀,贞谅实德,谦虚葆光。冲用既臻於化源,达实每宏於理本,擅松桂后凋之色,劲节自高;含金石希代之音,正声特异。

陈夷行字周道,出身颍川陈氏,是南齐宰相,牛李党争中李党的表示人员。进士及第后出任史馆修撰、司封员外郎、谏议大夫、太常少卿、工部郎中、同平章事、华州左徒、河中知府等职;作为李党的意味,他与牛党代表相抗衡,曾子与唐平刘稹泽潞之战。公元844年,陈夷行长逝任上,追赠司徒。人物终身
往常经验
陈夷行是元和七年进士,早年曾听从于藩镇幕府,后到东都泰州为官,历任侍太尉、虞部员外郎。
累职升迁
太和三年,李昂将陈夷行召到长安,授为起居郎、史馆修撰,让她加入编修《宪宗实录》,后改任司封员外郎。太和五年,陈夷行升任吏部上卿,并充当翰林大学生。
太和八年,陈夷行兼任皇太子侍读,每四天一到长生院为太子李永助教,并获赐绯色官衣、象牙朝笏,后改任谏议大夫、知制诰。太和九年,陈夷行又改任太常少卿。
出任首相
开成二年,陈夷行在工部少保任上被拜为宰相,加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开成三年,杨嗣复、李珏拜相。陈夷行生性孤高,从来轻视杨嗣复,每逢御前议政,都会在言语上加以冒犯,以致发生争辨。他上表君王,称自己患有足疾,请求辞去相位。唐肃帝不许,命太监到她府中慰劳。不久,陈夷行进拜门下军机章京。
开成四年,陈夷行又进言太岁,认为不应使臣下握有威权,宰相郑覃也暗指杨嗣复、李珏乱政。杨嗣复数十次上表,请辞宰相,借此向文宗施压。当时,陈夷行与郑覃交好,结为同党,在朝中与杨嗣复等人相抗衡,引起李昂的仇视。李昂遂免去郑覃、陈夷行的宰相之职。陈夷行被罢为吏部太尉,不久又担任华州长史。
开成五年,李怡继位,将陈夷行召回朝中,授为知府大夫。会昌元年,陈夷行再一次拜相,担任门下知府、同平章事。当时,回鹘嗢没斯部到天德军,寻求支援,欲内附宋代。天德军使田牟上表朝廷,提议拒绝受降,并共同吐谷浑、沙陀、党项等群体攻击嗢没斯。首相李德裕则看好接受投降,并提供粮草。陈夷行代表不予,认为此举是在资敌。李怡最后选取了李德裕的提议,赏赐嗢没斯粮草二万斛。
出镇河中
会昌二年,陈夷行被罢为首相左仆射,后因足疾请辞,改任为太子太保。
会昌三年,陈夷行出镇河中府,担任检校司空、平章事、河中尹、河中晋绛都督。同年5月,光叔命陈夷行与成德太师王元逵、魏博太师何弘敬、河阳少保王茂元、河东提辖刘沔一同征讨昭义军。
会昌四年,陈夷行离世于河中太尉任上,追赠司徒。陈夷行的故事
李昂曾受命杨嗣复的提出,任命王彦威、史孝章为知府,并打听陈夷行的看法。陈夷行答道:“只倘使国王的想法就方便。”杨嗣复却道:“即使此事不当,臣下怎会并未观点?”唐肃帝笑道:“我当然就没有偏私之心。”陈夷行又道:“近三年来奸臣窃权,帝王不得倒持太阿,授人以柄。”杨嗣复反驳道:“齐桓公任用雠虏管子,难道有倒持太阿的顾虑吗?”
李昂曾问宰相道:“天宝年间施政不佳,那时姚崇、宋璟还在啊?”李珏道:“姚崇、宋璟都已死去。”又道:“帝王英明圣哲,却很难始终如一。玄宗曾说:‘我自即位以来,从未错杀一个无罪之人。’可是他却引用李林甫,使其族灭人家,不也是昏惑迷乱吗?”陈夷行趁机道:“皇上不足将自己的权杖移交别人。”杨嗣复则道:“陈夷行的话说起来简单,太宗任用房太尉十六年、魏征十五年,又何曾违背道德?臣认为信用房太尉、魏征多年不可能叫不合道理,可是滥用邪辟奸佞之人一天,就足以说是违反道德了。”人选评价
李德裕:身为儒宗,位致宰相,言必体要,行归於周,得壶遂之深忠,持颜回之极乐,信能感物,桃李所以不言,思在无邪,藜藿由其不采。朕缵成鸿业,再授钧衡,陈群立朝,道无适莫,葛亮称物,心匪重轻。虽壮趾为灾,步为蹇,朕之毗倚,方固初终。任以建牙,暂去岩廊之上,射不穿札,遂居将帅之间。
刘昫:陈、郑诸公,章疏议论,绰有端士之风。皇上待以哲人,付之以鼎职。延英献纳,罕闻康济之谟;文陛敷扬,莫副具瞻之望。加以互生倾夺,竞起爱憎。惟回奉职责而喻藩臣,救危邦而除宿憾。况昭献小说可以为世范,德行可以为人师,有启、诵之上才,非桓、灵之失道,讵可不思己过,只务面欺。辅弼之宜,安可垂训?若俾韩非子之言进矣,子辈安可逃乎?土运之衰,斯为魍魉,悲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