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治皇帝选后看高端人士如何择偶,崇绮和慈禧的关系

阿鲁特·崇绮字文山,出身满洲镶黄旗,是晚清大臣,清朝唯一的旗人状元,这个状元还是慈禧太后亲自点的。崇绮原本为蒙古正蓝旗,因女儿嫁给同治帝为孝哲毅皇后,妹妹则是同治的恭肃皇贵妃,他父凭女贵被封为三等承恩公,担任吏部尚书、礼部尚书等职。八国联军侵华时,崇绮跟着荣禄直奔保定,家人通通丧命,他亦自缢而死,谥号“文节”。人物生平
崇绮乃蒙古八旗子弟,最初为廪生,通过捐输军饷,谋得八品笔帖式,不久又被任命为玉牒馆誊录,1848年升任工部主事,一年后中举。
咸丰元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爆发。咸丰帝任命赛尚阿为钦差大臣,督师广西,进剿太平军。太平军势如破竹,冲破清军围剿,从广西进入湖南,直逼长沙城下。咸丰帝大怒,将赛尚阿革职,押回北京,定斩监候,籍没家产。崇绮也受其父牵连,被革去工部主事官衔。
家道中落,崇绮备尝“身居闹市无人理”的世态炎凉。他索性闭门读书,研习书法,练成一笔好字,他还擅长丹青,尤喜画雁,以寄寓其“沧州旧隐无人识,正似寒芦落雁边”的感愤。
咸丰三年,太平天国北伐军逼近天津,威胁京师。咸丰帝下令设巡防所,宣布戒严。巡防王大臣调崇绮充任督练旗兵处文案。次年,孤军北上的太平军弹尽粮绝,为清军所败,崇绮因抵御太平军北进有功被授予兵部七品笔帖式,并开复举人。
咸丰十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后被称为第二次鸦片战争),咸丰帝仓皇逃奔热河。崇绮以随办巡防名义守卫内皇城,并协理内城团防昼夜巡行,以备不测。英法联军退去后,因守城有功,崇绮被提升为兵部主事,后迁兵部员外郎。
同治三年,宁夏将军都兴阿奏请让谙熟军事的崇绮随他去西北参与军务,兵部上疏坚请留崇绮在部,获准,遂调充步军统领衙门兼办司员。
这一年,正逢三年一次的礼部会试,崇绮顺利地取得了贡士资格,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既入保和殿参加殿试。这天,崇绮沉着镇定,文思格外敏捷,下笔有如行云流水,不多时,便洋洋洒洒地写完了上千余字的经史时务策文。次日,8位阅卷大臣在所有密封试卷中圈出前10名,送呈皇帝亲览。可当时同治帝还是个10岁的孩子,此事便由两宫皇太后代行。慈禧太后见一本卷子文辞写得不错,字也挺有功夫,就主张点这本为状元,慈安太后说不出什么意见,就由着慈禧太后做主,把10本卷子的名状安排停当,并用御笔点了。密封试卷拆开,才发现排在一甲一名进士的竟然是蒙古正蓝旗人崇绮,这可是清代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先例。原来,清初为了笼络汉族知识分子,在科举取士上采用“旗不点元”的策略,即一甲前三名——状元、榜眼、探花,不取旗人。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是从顺治帝开始历朝因循的惯例,怎能破例呢?可是,慈禧太后御笔点中的状元,又不好改换。养心殿上,两宫太后和阅卷大臣们皆颇费周章,慈禧太后斟酌再三,犹豫不决,遂决定交给军机大臣和阅卷大臣商议。众大臣经过反复争论,得出“但凭文字,何论满汉”的结论,奏复两宫。崇绮作为一名旗人,破天荒地当了科举考试的状元,引起了满朝的议论和称羡,成为当时轰动朝野的重大新闻。祟绮也因此有了“小金榜状元”的美称。而整个清代260年间,满、蒙人参加汉文考试最终能夺魁的也只有祟绮一人。崇绮金榜题名后,照例入翰林院为修撰。
同治九年,崇绮升为侍讲,是年秋,又任河南乡试主考官,后来又充当日讲起居注官,侍奉于皇帝左右。
同治十一年,同治皇帝已届成婚之年,需从高级官员的女儿中选一皇后。崇绮之女相貌端庄,文静娴淑,被东宫慈安太后相中,最终获得同治帝首肯,被册封为正宫皇后。作为皇后之父的崇绮,受封为三等承恩公,崇妻瓜尔佳氏为一品夫人,他的直系亲属从蒙古正蓝旗升隶满洲镶黄旗。崇绮一家又惊又喜。做梦也没想到能与当今天子联姻,并受到这样的恩宠。此后,崇绮历任内阁学士、户部侍郎、吏部侍郎等职。
然而好景不长。虽然同治帝与皇后十分恩爱,可慈禧太后却不喜欢这位皇后,经常强迫同治疏远她。同治十二年,同治帝亲政,慈禧太后仍然干涉朝政,大权独揽。同治帝心中不悦,便经常微服出宫,同治十四年1月,因患天花驾崩,年仅20岁。
同治帝死后,照理应该立同治帝下一辈中的皇族为君,但这样一来,慈禧太后就成了太皇太后,不能再垂帘听政,因此她自作主张,立同治帝载淳的同辈,醇亲王奕譞之子载恬为咸丰皇帝之嗣,继承皇位。因载恬年仅3岁,自然仍由两宫皇太后临朝垂帘听政。
同治帝和皇后相继去世,崇绮曾上书称疾告退,朝廷不准。
光绪二年,祟绮任会试副考官,镶黄旗汉军副都统等职。
光绪三年,河南干旱无雨,灾情严重,民不聊生,而地方官吏夸大灾情,从中渔利。崇绮上奏朝廷,说明“河南饥民遮道,呈诉蒙蔽勒捐并恳求蠲缓等节”,请求对废驰的吏治加以整肃。朝廷命祟绮偕同侍郎邵亨豫查核地方官吏贪赃枉法之事,祟绮揭露了藩司刘齐衔贻害地方、巡抚李庆翱玩视民瘼等情况,交由吏部议处。
光绪四年,崇绮奉命与侍郎冯誉骥查办吉林驻防侍卫倭兴额(钮祜禄·阿里衮之子)被控抢劫栽赃案,并署吉林将军,办案不力,自提辞呈,被赦免。次年,崇绮出任热河驻防都统,主持修挖旱河工程。御史孔宪瑴上疏称其忠直,适合留京,没有得到批准。
光绪七年,崇绮调任盛京将军,驻奉天城。崇绮到任之后,即整饬吏治,充实营伍,练兵筹饷,并严定边民交易的限额。光绪八年,法国谋据越南,并企图入侵中国。崇绮针对边境不断告警的情况,及时调整财务税收,添练步兵,分驻盛京各个重要海口,以防备法国兵舰北上骚扰。
光绪十年,任户部尚书,内阁学士周德润上疏弹劾安徽风颖六泗道任兰生盘距利津,营私肥己,致使安徽税务积弊丛生。清廷派崇绮偕内阁学士廖寿恒前往查核。他们严查密访,获得了充足可靠的证据,上奏朝廷将任兰生议处。
光绪十一年,崇绮调离盛京,担任武英殿总裁。此后,崇绮又被委以吏部尚书等职。但崇绮患有严重的腹泻之症,只好上书请求回家养病,获准。从此,崇绮闭门谢客,每日在家中读书写字作画,倒也怡然自得,但每当念及女儿之死,仍不免老泪纵横。
1898年,慈禧太后发动戊戌政变,诛逐维新党人,将光绪帝幽禁于中南海瀛台。荣禄向慈禧太后献计立“大阿哥”,作为同治帝嗣子,借以废黜光绪帝。次年,慈禧太后召集王公大臣会议,决定立端郡王载漪之子溥俊为穆宗毅皇帝的继承人,接进宫中,准备将来承继大统。崇绮闻知,心中暗喜。当年同治帝和皇后相继去世,没有留下继承人,却让载恬继了帝位,崇绮一直耿耿于怀。如今机会难得,祟绮便与大学士徐桐、尚书启秀等往来筹议,积极策划废立之事。此举颇合太后心思,崇绮因此被授与翰林院掌院学士,入值弘德殿,充大阿哥师傅。慈禧太后对崇绮恩宠有加,特下谕旨:“命管理礼部事务崇绮,在西苑门内乘坐二人肩舆。崇绮又是国丈,又是太子师傅,身价陡增,众人羡艳,这是他生平第二次鸿运高升的得意之事。
1900年,义和团运动蓬勃开展起来,团民大批进入北京城。朝中不少大臣都崇信义和团宣扬的可避刀枪的法术,幻想着凭借这支农民武装把洋鬼子赶走,重振大清国威。崇绮当时正是积极附和者之一。一次,有人来拜访崇绮,谈话中称义和团为“拳匪”,崇绮大为恼怒,曰:“君何将我中国义士以匪目之?”立即端茶送客。在一次御前会议上,崇绮与徐桐一致称道:“义和团民气可用。”内阁学士联元则针锋相对地指出:。民气可用,匪气不可用。”当时慈禧太后听说列强支持光绪皇帝,要她归政,大为恼恨,也想利用义和团来对付一下洋鬼子,因此改剿为抚,企图欺骗利用义和团。以渡过这一难关。
义和团的反帝斗争,引起了帝国主义的恐惧,1900年6月,英、法、日、俄、德、美、意、奥八国组成联军,由天津出发,进犯北京。8月14日,北京城被攻破,慈禧太后携带光绪帝、大阿哥和一些王公大臣逃往西安,命崇绮和荣禄等为留京办事大臣。
当时慈禧西行路线是取道居庸关,经大同以达太原。崇绮担心八国联军以轻骑尾追其后,袭击慈禧乘舆,于是与荣禄等伪装成皇驾乘舆,从南路直奔保定。想以此作为掩护,以防意外。到达保定后,崇绮等人住进莲池书院,每日派人打听北京局势。不久,噩耗传来,崇绮之妻瓜尔佳氏在崇绮走后,指挥仆人在屋内掘了两个大坑,男女老幼,按昭穆为序,分别左右坑内,然后命仆人填土掩埋.仆人不应命。惊慌逃出,儿子葆初便自己点燃了窗棂,全家人巍坐不动,以身殉国。崇绮闻知,如五雷轰顶,五内俱焚,又听说列强扬言要杀掉一切支持义和团的官员。崇绮自忖在劫难进,唯有以死殉忠,宁可同家人九泉相聚,也不能被洋鬼子擒拿受辱。当晚,这位年近古稀的满蒙状元便自书了绝命辞:“圣驾西幸,未敢即死,恢复无力,以身殉之。”自缢于莲池书院。此后,清廷以崇绮洵能舍生取义,大节无亏。著照尚书例赐恤,任内一切处分悉予开复,寻赐祭葬,谥文节,入祀昭忠祠。崇绮和慈禧的关系
崇绮的同父异母妹妹恭肃皇贵妃、女儿孝哲毅皇后都嫁给了慈禧太后的儿子同治皇帝,所以两人是亲家关系。
此外,慈禧是太后、同治帝生母,而崇绮是大臣,崇绮还是慈禧亲自点中的状元。
治三年,崇绮顺利地取得了贡士资格,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既入保和殿参加殿试。次日,8位阅卷大臣在所有密封试卷中圈出前10名,送呈皇帝亲览。可当时同治帝还是个10岁的孩子,此事便由两宫皇太后代行。
慈禧太后见一本卷子文辞写得不错,字也挺有功夫,就主张点这本为状元,慈安太后说不出什么意见,就由着慈禧太后做主,把10本卷子的名状安排停当,并用御笔点了。密封试卷拆开,才发现排在一甲一名进士的竟然是蒙古正蓝旗人崇绮,这可是清代开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先例。原来,清初为了笼络汉族知识分子,在科举取士上采用“旗不点元”的策略,即一甲前三名——状元、榜眼、探花,不取旗人。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是从顺治帝开始历朝因循的惯例,怎能破例呢?可是,慈禧太后御笔点中的状元,又不好改换。养心殿上,两宫太后和阅卷大臣们皆颇费周章,慈禧太后斟酌再三,犹豫不决,遂决定交给军机大臣和阅卷大臣商议。众大臣经过反复争论,得出“但凭文字,何论满汉”的结论,奏复两宫。崇绮作为一名旗人,破天荒地当了科举考试的状元,引起了满朝的议论和称羡,成为当时轰动朝野的重大新闻。祟绮也因此有了“小金榜状元”的美称。而整个清代260年间,满、蒙人参加汉文考试最终能夺魁的也只有祟绮一人。崇绮福晋子女
原配嫡妻:郑亲王爱新觉罗·端华之女 继妻:瓜尔佳氏,八国联军入京时殉节。
子:阿鲁特·葆初,散秩大臣,八国联军入京时殉节。 女:孝哲毅皇后。
八国联军攻破北京后,慈禧仓皇西逃,命崇绮和荣禄等为留京办事大臣。崇绮担心八国联军以轻骑尾追其后,袭击慈禧乘舆,于是与荣禄等伪装成皇驾乘舆,从南路直奔保定。想以此作为掩护,以防意外。到达保定后,崇绮等人住进莲池书院,每日派人打听北京局势。不久,噩耗传来,崇绮之妻瓜尔佳氏在崇绮走后,指挥仆人在屋内掘了两个大坑,男女老幼,按昭穆为序,分别左右坑内,然后命仆人填土掩埋.仆人不应命。惊慌逃出,儿子葆初便自己点燃了窗棂,全家人巍坐不动,以身殉国。崇绮闻知,如五雷轰顶,五内俱焚,又听说列强扬言要杀掉一切支持义和团的官员。崇绮自忖在劫难进,唯有以死殉忠,宁可同家人九泉相聚,也不能被洋鬼子擒拿受辱。
另有说法是,八国联军在北京城抓住了崇绮的妻子和另外一个女儿,并强行将她们押往天坛扣押。在这期间,崇绮的妻女先后遭到几十名八国联军士兵的强行侮辱。直到八国联军撤退之后,才被放回家中。回到家中之后母女二人先后自尽而死,崇绮也悲愤自缢而死。

图片 1荣禄
说到晚清的历史,不能不说到慈禧太后;而说到慈禧太后,又不能不说到荣禄。荣禄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一生追随慈禧太后,阴险狡诈,心狠手辣,是慈禧太后的一条忠实走狗,也是晚清一只凶狠的鹰。
辛酉政变中为慈禧立下汗马功劳
荣禄生于清道光十六年,字仲华,姓瓜尔佳氏,满族正白旗人,与慈禧太后有姻亲关系,可以说是“根正苗红”了。不少小说虚构说荣禄幼年时曾与慈禧订过亲,后来因为慈禧入宫才取消了这门亲事,这纯粹是胡编乱造,没有一点史实根据。虽然荣禄在岁数上仅比慈禧小一岁,但从辈分上讲,荣禄是慈禧的内侄,两个人订亲是根本不可能的。至于慈禧为什么宠信荣禄,这是有原因的。一是因为两人是内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政治上绝对可靠;二是因为荣禄本人奸险过人,善于谋权,为维护慈禧的统治屡立功劳,一生死心塌地为慈禧效劳。有了这两点,荣禄受到慈禧的宠信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但是,荣禄一开始的仕途并不顺利,他真正受到慈禧的信任是在辛酉政变前后。咸丰十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咸丰皇帝仓皇出逃到热河,荣禄作为侍从跟随护驾,才有了接近慈禧的机会。荣禄当时担任神机营翼长(神机营是由醇亲王奕建立的,是使用火器的皇家禁卫军队),他工作兢兢业业,吃苦耐劳,总是小心翼翼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慈禧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觉得这位内侄虽然年纪不大,但敬业守职,忠实可靠,心中就有了几分好感。
第二年七月,咸丰帝在热河一命呜呼,年仅5岁的载淳继位,是为同治帝。咸丰在临死前命肃顺等八人为顾命大臣,辅助幼主,而慈禧要以母亲的身份垂帘听政,两大集团的斗争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荣禄始终站在慈禧一边,为慈禧的命运而担忧。他不时向慈禧打小报告,建议慈禧先下手为强,干掉八大臣,以绝后患。慈禧采纳了荣禄的意见,立即召身在北京的奕来热河商量对策。奕来到热河后,却受到肃顺等人的阻拦,别说见慈禧,就连宫门都不让他踏进半步。聪明的荣禄想了个办法,让奕男扮女装,才混进宫里见了慈禧,为辛酉政变的成功奠定了坚实基础。
有一件小事足以反映荣禄对慈禧的忠诚。就是慈禧在返回北京的途中,荣禄指挥卫队保护两宫太后的安全,自己更是悉心照顾两宫太后,跑前跑后,早晚不离左右,凡是外面送来的食物用具等,他都要亲自检查,直到万无一失才送到两宫太后手中。正是由于荣禄的忠诚,才使两宫太后安全回到了北京。
荣禄护送两宫太后回到北京以后,亲自参加了辛酉政变,为慈禧夺回了大权。他还出面活动,鼓动大小官吏支持慈禧垂帘听政。可以说,慈禧太后能取得辛酉政变的胜利,坐稳清廷江山,荣禄是立了汗马功劳的。
全力支持慈禧再次垂帘听政
同治十三年,同治帝载淳病死。他虽然没有留下子嗣,却留下了身怀有孕的孝哲皇后。慈禧看见儿子死了,并不十分伤心,倒是非常着急自己的地位会受到影响。因为只要孝哲皇后生下的是一个男孩,那自己的太后地位就保不住了,一切权力就得让给孝哲皇后。慈禧在政治斗争中不是盏省油的灯,她决定迅速立一个与同治辈分相同的载字辈侄子来继承帝位,这样她就可以照样做皇太后,继续垂帘听政。主意拿定,她立即召见了奕、荣禄等心腹,命令诸王大臣议定立嗣之事。奕说:“现在皇后有孕,倘生下的是个皇子,自应立嗣,若生的是女,再议不迟。”慈禧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岂能等到皇子诞生?”
奕又说:“按承袭次序,可立溥伦为嗣。”慈禧最忌的就是立溥字辈的人,便说:“溥伦族系太远,不应嗣立。”她害怕大臣们另议别人,不等他们开口,就赤裸裸地说:“据我的意思,醇王奕譞之子载湉最为合适,此事就这样定了,不必再议。”这位载湉就是后来的光绪帝。他不仅是同治的兄弟辈,而且是慈禧的姨侄,其母便是慈禧的亲妹妹。再加上他年仅4岁,根本不能亲政,慈禧又可以重演垂帘听政的把戏了。
为了保证慈禧一手导演的这场“立嗣戏”顺利演下去,荣禄又充当了走狗的角色。他亲自率领禁兵层层防布,严加守卫,以防发生不测。众亲王大臣见宫廷内外侍卫森严,兵戈耀眼,哪个还敢再跟慈禧唱对台戏?只得依了慈禧。可怜那位孝哲皇后,听到这个消息,又气又急,但毫无办法,就含恨自杀了。
慈禧再次垂帘听政,荣禄无疑又立了汗马功劳,因而更受到了慈禧的信任。为了奖赏荣禄,慈禧命荣禄担任了“以内务府大臣与御前大臣、军机大臣同被顾命”,并代表太后亲自到醇王府迎出4岁的载湉,入继大统。
光绪四年,荣禄由步军统领拜工部尚书,负责统管京城军队,权力极大。
残酷镇压维新党人
光绪二十一年,荣禄升任兵部尚书,大权在握。二十四年六月十一日,光绪帝正式颁布“明定国是”的诏书,下令在全国正式实行“维新变法”,这引起了荣禄等人的极大惊恐与忌恨。当时人们把朝中跟随慈禧和光绪的两派人物分别称为“后党”和“帝党”,荣禄是为“后党”出谋划策的首脑人物,而光绪的老师、户部尚书翁同龢则是“帝党”的首脑人物。维新派之所以能和光绪接触联系,完全是由于翁同龢的推荐和介绍。荣禄为了排斥异己,遂向慈禧建议,把翁同龢赶走,以剪除光绪帝“变法维新”的羽翼。在慈禧的一再逼迫下,光绪帝不得不下旨将翁同龢免官回籍,同时按慈禧的旨意,授予荣禄文渊阁大学士,令其署理直隶总督兼办理通商事务北洋大臣。这样,京城附近的兵权全部落入荣禄手中。
荣禄的口蜜腹剑在对待翁同龢的问题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当翁同龢准备回籍时,荣禄假惺惺地送给翁同龢许多银两,并拉着老翁的手失声痛哭,问他究竟是什么原因得罪了皇上,以至落到这步田地?荣禄的悲伤和同情溢于言表,连老翁本人也深受感动,更不用说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了。他们看了荣禄的精彩表演,都以为荣禄是“变法维新”的支持者和拥护者,谁曾想到,荣禄这场猫哭耗子的假慈悲,所洒下的每一滴眼泪里,都隐藏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啊!
荣禄根据慈禧太后的旨意,加紧训练新兵,磨刀霍霍,随时准备镇压维新党人。光绪帝知道荣禄是慈禧太后的忠实走狗,就重用了袁世凯,想借用袁的力量除掉荣禄。没想到,袁世凯更是个野心家和阴谋家,他不仅不帮助光绪帝,反而向荣禄告了密。荣禄接到袁世凯的密报,马上乘火车从天津赶回北京,连夜面见慈禧太后。他一见了慈禧太后,犹如狗见了主人,伏地放声大哭。慈禧见状,吃惊地说:“发生了什么事?这般紧急呢?”荣禄一面哭,一面将袁世凯告密的内容一一讲出。慈禧听着听着,气得浑身发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咬牙切齿地骂道:“这个小家伙竟做得出这样忘恩负义的事来,看来我们不得不提前下手了。”
慈禧当即命令荣禄召集自己的亲信大臣到颐和园谋事,这些大臣听到消息,无不大惊失色,面面相觑。第二天,慈禧将光绪帝囚禁于中南海瀛台,命荣禄派兵把守,自己则宣布再度训政。同时,命荣禄在全国范围内捕杀维新党人。四天之后,谭嗣同、杨深秀、康广仁等六君子被杀害于菜市口,一大群与“变法维新”有关的大臣被充军的充军,革职的革职,降级的降级,一场轰轰烈烈的“百日维新”运动在慈禧与荣禄的阴谋策划下被残酷地镇压下去了。
在这场镇压“戊戌变法”的阴谋活动中,荣禄再次为慈禧立下了特大功劳,得到了慈禧更大的宠信。她将荣禄提升为军机大臣,同时执掌兵部大权,节制北洋海、陆各军。这时的荣禄正如梁启超所说的,是“身兼将相,权倾举朝”,以至“得太后信仗眷顾之隆,一时无比,事无细巨,常待一言决焉”。可以说,荣禄能爬上高位,无不是靠他的权谋狡诈、心狠手辣等一系列勾当取得的。
对洋人奴颜婢膝,不惜卖国求荣
光绪二十六年,义和团运动兴起。慈禧先是利用义和团杀洋人,后又利用洋人杀义和团。在这场斗争中,荣禄再次表现出他超乎寻常的老谋深算来,不惜出卖国家利益来保全自己的利益。
慈禧在“戊戌变法”失败后,着手确立皇储,以便俟机取代光绪皇帝。她选中了端王载漪的儿子溥俊。这本来是大清国的国事,但荣禄却向慈禧建议,要立皇储,首先要取得洋人的同意。于是,慈禧根据荣禄的主意,在元旦那天邀请各国公使前来道贺,以表示对立储这件事的支持。可是,各国公使竟然拒绝参加宴会,原因很清楚,他们坚决反对废掉光绪帝。慈禧非常生气,打算给洋人点颜色看看,荣禄又再三劝告慈禧不要惹怒洋人,只能慢慢商量,见机行事。关于溥俊的身份,不要弄得太明显。慈禧听从了荣禄的意见,改称溥俊为大阿哥。这样一来,溥俊的父亲载漪可不满意了,他把根源归结到洋人身上,认为是洋人从中作梗,才使他儿子当不上皇帝。于是载漪联合刚毅、徐桐等一批大臣,奏请慈禧利用“法力无比”的义和团反对洋人。与此同时,以兵部尚书徐用仪、户部尚书立山等为代表的大臣则坚决反对这种做法,认为一旦惹怒了洋人,势必大祸临门,大清局势将不可收拾。慈禧采纳了载漪、刚毅等人的主张,下诏“宣抚”义和团,命令其进攻东交民巷的各国使馆,并将一再进谏的徐用仪、立山等三大臣杀了头。这一下真的惹恼了洋人,导致了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很快就失陷了,慈禧只得仓皇逃往西安。在逃跑的路上,慈禧为了表示和洋人作对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又下令将刚毅、徐桐等人杀头。而在这一场翻云覆雨的矛盾斗争中,老奸巨滑的荣禄尽量不让自己卷入到旋涡中。他一面奉承旨意调遣部队进攻东交民巷的外国兵营,却又不给部队发放炮弹,一面却偷偷地派人给洋人送水果、食物,以示“友好”和“慰问”。当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后,慈禧急得呜呜直哭,荣禄却说:“事已至此,太后不必悲伤,速图善后事宜为要。”慈禧狼狈逃往西安,荣禄先是留在京城,后来又赶赴西安。临行前,他授计议和的李鸿章和奕劻,在与洋人谈判中必须掌握一条原则,就是只要不追究慈禧的责任,不让慈禧归政于光绪,无论什么苛刻条件都可以答应。就这样,李鸿章、奕劻和八国联军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可见,荣禄的阴谋只是要保全慈禧一个人,对于国家利益,他是全然不顾的。
对于荣禄出卖国家利益的行为,慈禧竟然非常感激,对他格外“宠礼有加”。不但赏赐他黄马褂,而且以“保护使馆、力主剿匪”有功,赏戴双眼花翎及紫貂皮袍,还加封荣禄太子太保转文华殿大学士头衔。除了这些以外,为了奖赏奴才的一片忠心,慈禧又将荣禄的女儿指婚给醇亲王奕譞的儿子载沣。载沣是光绪帝的亲弟弟,慈禧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表示对荣禄的特殊恩典,同时也是为了稳定光绪家人的心,不至于对自己造成不满。荣禄的女儿与载沣结婚后,生下了后来的溥仪,即当了三年皇帝的宣统帝。
光绪二十九年,荣禄病死在家中,终年67岁。慈禧听到消息,禁不住老泪横流,悲叹不已,说:“荣禄死了,今后还有谁能像他那样忠心耿耿、足智多谋?”旁人见慈禧过于悲伤,连忙劝她。慈禧说:“你们哪里知道,荣禄是我一生中最可靠的大臣,数十年来一直同我患难与共,好几次难关都全赖他的胆识谋略渡过的,如今他这一死,令我想起无限往事,历历如在目前,怎不叫我格外伤心呢?”
为了褒奖荣禄的忠诚,也为了鼓励别的奴才也效法荣禄忠于自己,慈禧诏谕对已死的荣禄格外优恤。除晋封一级男爵,赐予陀罗经被外,还特赏三千两银子治丧。又旌表其功绩,入贤良祠祭礼,并将其生平功绩付与国史馆立传,定荣禄谥号为“文忠”。
来源:《文史天地》第158期

图片 2

同治的嘉顺皇后阿鲁特氏

同治十年,隆冬,天下收蓄,万物敛藏。

紫禁城在凛冽的寒风中显得如此庄严肃穆,而城内却是另一番景象,马上就要过年了,宫里张灯结彩,处处洋溢着喜庆祥和的节日气息。

相比过年,宫里宫外上上下下更关心的是皇上的婚事。

同治皇帝六岁开蒙,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年,差不多该亲政了,按照规矩,皇上大婚后才能亲政,立后之事已迫在眉睫。

年还没过完,一场声势浩大的超级皇后海选已拉开帷幕。

清朝选秀女重视的是门第与血统,相貌反而不是最主要的考察条件。

此次选秀规模甚大,参选秀女人数达千人,经过对家世和祖上的考察后,选入的秀女由各旗参领送至皇宫神午门,这算第一轮初选。

进入神午门后再由太监审查,中意的留下,留下的就算进入复选了。

复选由宫中嚒嚒负责,主要看仪态举止,所谓观其肤,闻其声,嗅其体味,胜出的则被留宿宫中,由嚒嚒培训宫中礼仪,最后上大殿由皇上挑选。

到了“二月二,龙抬头”那天,宫中热闹非凡。

钟打八下,皇帝侍奉两宫太后临御钦安殿。伺候在旁的内务府大臣奉旨把入选的秀女一一带进殿来。

经过层层选拔,能够参加最后“殿试”的只剩下十位秀女,可以说,八旗中灵气所钟的女孩儿都在这里了,个个都是风华绝代的主儿,加之前一天集中培训过,行动举止更显稳重非凡。

谁是未来的皇后呢?此刻,皇上和两位太后都各怀着心思。

慈禧太后看中的是刑部江西司员外凤秀的女儿富察氏,今年才十四岁,长得明慧可人。

她的家族隶属上三旗的正黄旗,不但是八旗世家,而且是满洲“八大贵族”之一,乾隆的孝贤纯皇后就出于她家。

富察氏在康、雍、乾三朝,可谓将相辈出,煊赫非凡,尤其到了傅恒、福康安父子,更是权倾朝野,愈见尊荣。

福康安相信观众朋友们并不陌生,就是《还珠格格》里的尔康的原型嘛,坊间盛传他是乾隆和傅恒夫人偷情产下的私生子,乾隆对其特别宠爱。

不知道乾隆是不是觉得搞了自己小舅子的老婆(傅恒是乾隆的皇后的弟弟,有点乱了,自行脑䃼吧),多少有点过意不去,对这个小舅子也是格外关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