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却偷偷的为她造了一座塔,朱棣的生母究竟是谁

参考资料:

吴晗先生和傅斯年先生的论证:对于这个历史悬疑,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还曾引起过一场学论。其中最富盛名的是学者朱希祖与傅斯年之间的笔战。朱希祖在其《明成祖生母记疑辩》中说道:“若高丽果有过碽氏为太祖妃或成祖母,则高丽史亦必大书特书,载其家世,如元顺帝皇后奇氏矣。且明太祖妃韩氏、明成祖权妃、任顺妃、李昭仪、吕婕妤、崔美人皆能详其家世,独碽妃则高丽及朝鲜史皆无记载。”傅斯年则在《明成祖生母记疑》中提出:“成祖引高后以自重……只有一解可以通者,即成祖生于碽氏,养于高后,碽氏为贱妾,故不彰也。……而官书之太常寺志犹如此说,明成祖母本碽妃,理无疑也。……至于碽妃事迹如何,则明代官书既无记载,私家亦鲜述说。”

展开剩余67%

朱棣于建文元年起兵反抗,随后,挥师南下,史称“靖难之役”。战争历时四年,战乱中建文帝下落不明,或说,于宫中自焚而死,或说,由地道逃去,隐藏于云、贵一带为僧。同年,朱棣即位,是为明成祖。

成祖朱棣篡夺自己侄子建文帝朱允炆皇位,在古代,要想名正言顺的篡位登基,首先要做的就是让自己有足够的资本。成祖朱棣的做法就是把自己从一个妃子所生的历史事实篡改成马皇后所生。想以嫡出的身份来正名自己的皇帝位置。也因此碽妃被湮没在了历史之河中。

图片 1

但是,描写贡妃的相关资料存世较少,仅有《南京太常寺志》中有一言:“右一位贡妃生成祖文皇帝”。据传,此位李氏贡妃由于诞下皇子之时早产,导致与朱元璋宠幸时间不符,所以,被认为此子并非龙种,皇帝也认为这孩子定非己出,从而将贡妃处死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此处所说的“先太后”当是从汉制之称诸侯王母,显然是指燕王自己的生母。诗题中明言,太后忌日在七月十五日,而高皇后马氏的忌日在八月初十,显然不合。要知道在洪武二十二年的时候,嫡庶之差别问题并没有那么重要(毕竟此时的太子朱标还活着),朱棣即使对韩国使者也用不着不遮掩其真实生母身份。所以,成祖非马氏所出无可怀疑。

图片 2

两个人说得都有些道理,但又拿不出确切的铁证来说服对方。同一时期,另一位明史专家吴晗又加了进来。他在《明成祖生母考》一文中,支持傅斯年的观点。他认为:“高皇后无子,成祖周王为碽妃出。成祖为高后所养,故冒称嫡子。碽妃则行历不详,只好阙疑。”

要研究马皇后是不是朱棣生母,最好查阅的是内容可信度更高的皇家史料《南京太常寺志》。据《南京太常寺志》记载:“孝陵祀太祖高皇帝、高皇后马氏。左一位淑妃李氏,生懿文太子、秦愍王、晋恭王······右一位碽妃,生成祖文皇帝。”

他认为,正因为其生母身份地位,朱棣在登基之后才会为马皇后大兴土木的修建大报恩寺塔,只是为了向世人造成一个假象:自己乃是皇后之子,以此堵住世人之口。而且,这里提到的李氏淑妃,并不是来自朝鲜李氏硕妃,只是,如今的人常常将两者搞混淆了。

图片 3

除了国内史书的记载之外,在一部朝鲜的文献记载当中也间接证明了马皇后绝非朱棣之生母。洪武二十二年,朝鲜使臣权近一行曾在北平拜谒燕王,权氏著有《奉使录》记载着这件事,其中有诗题云:“到燕台驿,进见燕府。先诣典仪所。所官入启,以是日先太后忌日,不受礼,命奉嗣叶鸿伴接到馆。七月十五日也。”

图片 4

关于碽妃是成祖朱棣之母,因为朱棣篡权而大量篡改正史,但是这个事实却记于主管礼仪的机构太常寺的《南京太常寺志》,后书遗失,却在后来的《国史异考》、《三垣笔记》中所提及。陵神位的摆布为左一位李淑妃,生太子朱标、秦王、晋王,右一位碽妃,生成祖朱棣。古代神位的摆放是严格按照身份来的,而《三垣笔记》更是指出,钱谦益(明末大学问家,后投降清朝)曾于弘光元年(1645年)元旦拜谒明孝陵,发现孝陵神位的摆布正如《南京太常寺志》中的记载,碽妃的灵位在右第一位,足见其身份之高。

也许是马皇后膝下无子,为了弥补这个遗憾,马皇后一下子就将朱元璋的前五个儿子都“认领”为自己的儿子。所以“高皇后生五子,长懿文皇太子,次秦愍王挟,次晋恭王桐,次上,次周定王”这句话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太子朱标、燕王朱棣等五人从小就被马皇后收到自己宫里来抚养,马皇后也视为己出,这才让朱棣等拥有了嫡子的身份。这点在方孝孺起草的建文帝伐燕诏书也有所体现“朕以燕王棣孝康皇帝母弟”,方孝孺等人认可朱棣跟朱标一样都是马皇后所“生”。

并且,其中的秘密,在朱棣登基之后的二百多年间,一直被皇家隐瞒,不为外人所知。直到明朝灭亡,人们才得以涉足这座大殿,当殿门被打开之时,人们发现其中供奉的竟然是碽氏。此时,所有的谜团也随之揭晓:大兴土木修建的大报恩寺,竟是他为了报答生母碽氏之恩而建。

明成祖生母

至于这个碽妃会不会是高丽女子呢?这点也不太可能,就像近代学者朱希祖说的那样:“若高丽果有过氏为太祖妃或成祖母,则高丽史亦必大书特书,载其家世,如元顺帝皇后奇氏矣。且明太祖妃韩氏、明成祖权妃、任顺妃、李昭仪、吕婕妤、崔美人皆能详其家世,独碽妃则高丽及朝鲜史皆无记载。”还有一点是高丽向中国送贡女的时间是1365年,而朱棣是1360年四月十七日出生于应天府吴王宫,所以高丽贡女不可能是成祖的生母。

并且,朱棣的幼年生活极其悲惨,由此可知,其生母必定是个身份地位的弱势妃子。

碽妃,姓氏不详(有可能以“碽”为姓,也有可能封号为碽妃),南京太常寺志所记载的明太祖朱元璋的妃子,后世猜测可能为明成祖朱棣的生母。据传碽妃是成祖朱棣之母,传闻是朱棣篡权而大量篡改正史,但是这个事实却记于主管礼仪的机构太常寺的《南京太常寺志》,后书遗失,却在后来的《国史异考》、《三垣笔记》中所提及。陵神位的摆布为左一位李淑妃,生太子朱标、秦王、晋王,(存疑,由年龄推测,李妃不可能生太子朱标)右一位碽妃,生成祖朱棣。古代神位的摆放是严格按照身份来的,而《三垣笔记》更是指出,钱谦益(明末大儒)曾于1645年元旦拜谒明孝陵,发现孝陵神位的摆布正如《南京太常寺志》中的记载,碽妃的灵位在右第一位,足见其身份之高。

在一些传言里,朱元璋攻下大都后亲临元顺帝后宫,收一位美女为妃。这个女子是元顺帝的一位妃子,她是弘吉剌一位太师的女儿。此时弘吉剌氏已怀孕七个月,两个月后,这个蒙古妃子生下一个男孩,而这个男孩就是朱棣。这样的说法实在是站不住脚,对于一个认识不到2个月的宫女生的孩子。朱元璋怎么可能认作自己的儿子呢?而且关键的是,在《明太祖实录》、《国榷》等文献记载,朱棣生于
1360 年,朱元璋攻取大都的时间是 1368
年,这时朱棣已经好几岁了,所以朱棣之生母不可能是元顺帝的妃子。

有关明成祖身世的记载,各种史料说法不一,历史上对此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例如,有一些史料说他的亲生母亲是蒙古女子碽氏;也有一部分人认为其就是马皇后之子;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其亲生母亲是一位高丽女子;也有人认为他的亲生母亲乃是安徽寿州人氏。

历史正名

图片 5

责任编辑:

既然马皇后不是朱棣的生母,那么朱棣的生母碽妃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很多人推测朱棣的生母碽妃是一个元顺帝的妃子或者高丽女子。那么现实真的是这样吗?

原标题:因为要当皇帝,所以亲生母亲不敢认,死后却偷偷的为她造了一座塔

之所以在早之前,很少人去怀疑朱棣的生母之谜。那是因为在《明史·成祖本纪》里面是这样记载的“……太祖第四子也……母孝慈高皇后”。所以大部分史学家都遵照这本正史来确定朱棣的生母之谜。但是这样的推断是站不住脚的,常言道“历史是任人打扮的洋娃娃”。朱棣既然能够篡权夺位,也就能够篡改历史。

朱棣生母乃是蒙古人碽氏,而对此加以隐瞒的原因,是因为当时的元残余势力仍与明对抗,如若,承认自身乃是碽氏所生,即变相承认自己乃是蒙古族血脉,这在当时的社会是不被世人所接受的,所以,他才对此加以隐瞒。

从这段记录当中不难发现朱棣的生母其实是一个叫碽妃的妃子。不仅如此,就连太子朱标也不是马皇后所生。可见《明史·成祖本纪》里面所说的:“高皇后生五子,长懿文皇太子,次秦愍王挟,次晋恭王桐,次上,次周定王”是不准确的,历史上的马皇后膝下无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