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真实影像资料,慰安妇血泪史

原标题:慰安妇往事:伤痛无法忘记,历史需要铭记

1940年5月,盘踞宿州的日军在城中设立一些慰安所,其中有一个设在帝国旅馆,里面多是抢来的中国良家妇女。图为在慰安所外等待进入“慰安妇”房间的日本军人。〔妇女救援基金会主编:《沉默的伤痕——日军“慰安妇”历史影像书》,(台北)商周出版社2005年版,第35页〕

原标题:一段令人无法呼吸的沉痛历史:慰安妇血泪史

8月14日是世界“慰安妇”纪念日。随着我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题材纪录片《二十二》在多地影院上映,“慰安妇”再度受到人们关注。然而,就在8月12日晚上9时,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政府的“慰安妇”幸存者黄有良老人离世,享年90岁。“慰安妇”虽然逝去,但这段史实将永远被铭记。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1942年,日军装甲第三师团在包头设立了军官专用慰安所。在偏僻地区,日军会用卡车将“慰安妇”送去分队驻地。〔村瀬守保:《私の従軍中国戦線―村瀬守保写真集》,第108頁〕

1938年1月3日,受害女性们排着队,等待身体检查。〔麻生徹男
:《上海より上海へ》(福岡)石風社1994年版,第14頁〕

在滇西大反攻中,中国远征军曾解救了不少“慰安妇”。这是一批脱离苦海的各国“慰安妇”。〔(日)伊藤孝司:《白飘带噙在嘴》,第17页〕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1944年9月3日,中国远征军从龙陵松山战场解救了“慰安妇”,远征军战士正在电话联络,将幸存者送往后方。〔美国国会图书馆藏〕

图为受害者王玉开老人。〔张国通2012年摄〕

图为运送“慰安妇”的日本“海运丸”号轮船正在开往上海。〔麻生徹男
:《上海より上海へ》(福岡)石風社1994年版,第20頁〕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庆子等先是被集中到长崎的“水天楼”旅馆,然后上了船。图为庆子(下方中间者)在“海运丸”号轮船上。〔(日)千田夏光:《从军慰安妇·庆子》,(东京)文光社1985年8月版,书前插图〕

苏州和平街原慰安所遗址。〔苏州日报社提供,2003年摄〕

陆支密第745号秘密文件,是日本大本营给日本华北方面军、华中派遣军参谋长关于建立“慰安所”、募集“慰安妇”的文件,日期是1938年3月4日。〔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图书馆藏〕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日本“慰安妇”患性病后,兵站将其送到医院治疗。图为长泽健一于1942年秋拍摄的“慰安妇”。〔长泽健一:《汉口慰安所》,第179页〕

图为大连武昌街南巷慰安所旧址。〔苏智良1999年摄〕

图为宾阳的“慰安妇”旧照。〔《南国早报》,拍摄时间不详〕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日军在最后强逼“慰安妇”自杀。〔中共腾冲县委宣传部编:《血色记忆——腾冲抗战见证录》(下册),中国文联出版社2003年版,第291页〕

图为受害者黄伍仲老人。〔胡海英2000年摄〕

“慰安妇”患性病后,日本兵站将其送到医院治疗。图为长泽健一于1942年秋拍摄的“慰安妇”。〔长泽健一:《汉口慰安所》,第179页〕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据知情人贺广堃回忆,桂林文昌桥和南门桥间有慰安所,他曾看到“里面有6名16岁至20岁年龄的中国妇女赤裸或者半赤裸着身体,有的大腿上还有血迹,有的坐在地上哭,有的则面无表情坐着,大厅里,还有七八名光着身子的日本军人”。〔《桂林日报》2007年4月30日〕图为日本兵在慰安所。〔村瀬守保:《私の従軍中国戦線―村瀬守保写真集》,日本機関紙出版センター2005年3月版,第108頁〕

图片 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