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人们做的事比赶走匈奴更紧要,汉武帝刘彻大大捡了块儿鸡肋

图片 1

初稿标题:中华民族罕见的军队奇才—卫仲卿卫仲卿(公元前140~前117,一说前145~前117)北魏显赫暂时将领。河东郡平阳人,老爹是新昌县衙役,曾在平阳公主家当差,阿妈是公主家的侍女。卫仲卿少年时生活在奴婢群中,贫贱费力。但她随舅父卫仲卿习武,骑射、击刺技艺超群,体魄强健,寡言守信,智勇兼备。由于姨母卫皇后擅歌舞,受宠于汉世宗,被封为皇后,致使卫青1十岁即为国君军机章京(太岁身边保安的官),同年便随太史卫仲卿参与与匈奴右贤王争夺安徽地的末段首次大战,号“票姚节度使”(意为行动赶快的武官)。他统领800精骑,距大军数百里之遥,乘匈奴不备,选用有益进攻的靶子,出奇制胜,斩杀敌兵10二十几人,首战告捷,被封为亚军候。此后,匈奴老将远遁漠北,河西走廊的匈奴势孤力单。公元前121年春,卫仲卿升为“骠骑将军”,率骑兵万人从湘北出发,进击河西匈奴右贤王(匈奴辖西部地方的参天长官)诸部,6天一而再拿下八个部落,险些活捉单于之子,且以直取之势,使浑邪、休屠二王惊恐万状,日夜筑城提防汉军正面攻击。突然,霍去病令全数将士口衔竹箭,马摘响铃,悄悄沿焉支广东急驰一千多里至皋兰山下,与卢候、折兰二王进行短兵相接的肉搏战。当时,汉军因不辞劳苦,人马已疲备不堪,但见霍去病一声惊叫,跃马向前,连连击杀敌军,汉军官气大振,奋勇斩杀卢候、折兰二王及部众近九千人,俘浑邪王之子,缴休屠王“祭天金人”(作为匈奴人崇信“天主”亲把用的丈高偶像)。同年夏,卫仲卿又与公孙敖串数万骑兵从北地郡出发,进攻匈奴右贤王,以彻底消灭河西匈奴有科罗娜量。由于沿焉支山北西面挺进的公孙敖部迷失道路,未能按时相会,卫仲卿相机行事,率军越过居延海(今内蒙古自治区西南),由西南转向东南,深远三千多里,从祁连山麓烁得猛攻浑邪铄、休屠二王侧翼,斩敌3万余,迫使匈奴退出河西走廊。匈奴为此悲歌:“失作者祁连山,使自身六畜不蕃息;失笔者燕支山,使自己嫁妇无颜色。”由于匈奴单于欲以战守不力,将浑邪、休屠二王问罪,白藏,二王决定降汉。孝曹孟德唯恐是诈兵之术,命卫仲卿率万骑前往受降,卫仲卿尚在半路,休屠王已然反悔,浑邪王情急刺杀休屠王,收编其军事。惊闻风云变幻,卫青毅然率军渡亚马逊河,令全军在五万余匈奴部队前列阵进逼,那时浑邪王部许多无诚意降汉的人,纷繁投转马头逃跑,阵营骚乱,颇具倾刻瓦解之势。霍去病干脆俐落,飞马跃入浑邪王阵中,抓住浑邪王,稳住了匈奴众部,再通过谈判,命浑邪王斩杀7000名作乱军官和士兵,派人护送浑邪王赴长安,本身带队几万匈奴兵,功成而返。北齐把归附的匈奴部众安放在浙东等五郡关塞附近,又沿祁连山至盐泽筑边防城寨,在原休屠王、浑邪王驻地分设景德镇、金昌两郡与张家界、敦煌总称河西四郡,既进一步孤立了匈奴,又开辟了通向西域的征途。

他俩越想越气,越想越怕,1头鞋老铁,再见了你嘞,大家几乎脱欧——哦不——脱匈降汉得了。但是休屠王没有浑邪王坚定,犹犹豫豫叽叽歪歪一会想袖手观望一会要低头。浑邪王不愿再生变故,一气呵成结果了那些拖后腿的玩意儿,又统一了她的部众,之后“明志降汉”。

在青土湖还有那样的一则传说,即在湖里曾经有过一头金水牛,潜伏于水下,逢天年干旱,便钻出水面,向四向所在喷洒雨水,使周围水气腾腾,时雨不断,庄稼平常得到丰收。后来,金水牛被“法国人”盗去,于是,民勤便深陷干旱的窘况中。但这几个相传并没有怎么历史依据,也就一个旧事而已,假若说它还是能公布什么的话,那便使民勤对人情与基础的期盼,也许更直接地正是对美好幸福生活的觊觎与景仰。可是,不可不可以认的现实与事实是,3000多年来,由于一贯地索取与毁坏,致使这一带的生态一日千里地恶化,而青土湖的干旱显著是三个标志性的风云。

“霍去病?是何人?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小子,看他下次来,笔者不把她打地铁找不着北。”

本场战役就这么使休屠王的故事在民的天下上流传了2000多年,被霍去病将军击破匈奴休屠王城听新闻说就在双鸭山附近,至于祭天金人则被停放于贵州淳化西南甘泉山的甘泉宫内。有人说,祭天金人为佛像传入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之始,但那明明是不容许的,因为佛教传播中华的时光不只怕有那么早。在青土湖,在一种说法是,每当风清月朗之际,湖中笙歌管弦,悠扬动听,数里可闻,那笙歌正是匈奴人伤感离去的歌。

可是浑邪王和休屠王,二个被抢了外甥大臣,二个被抢了祭天金人,本来就心烦,求安慰不到位算了,还又被骂又要受罚,你说扎心不扎心?有本事你“一只鞋”去打霍去病给我们报仇啊?

野史就好像此悲壮,一人、一首歌、二个名字,就那样被流传了三千多年。公元前121年,汉帝国发起了河西之战,骠骑将军卫仲卿一遍出征河西走廊,打击匈奴,他先由今宁夏灵武渡过尼罗河,向西穿越贺兰山,涉过一望无垠的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多瑙河沙漠,绕道居延海(今内蒙古西南),转而由北向南,沿弱水而进,经小月氏(未西徙的月氏人,今广东新余一带),再由东北转向南南,深入匈奴国内3000余里,在祁连山与合黎山之间的弱水上游地区,从浑邪王、休屠李营健侧背发起猛攻。

……

图片 2

图片 3

明代的青土湖叫猪野泽,曾经是滔滔、海天一色的大湖。也有人说,匈奴王休屠死后葬于那里,久而久之,“休屠”传成了“青土”,所现在后此地叫作青土湖。

“好啊好啊,汉代有句话,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偶尔被打一回也很奇异。”

青土湖是山西省民勤县境内的湖水,位于石羊河下游,
曾是民勤境内最大的湖泊,后因绿洲腹地球表面水小幅度缩减,地下水位大幅下滑,一九六零年统统干枯。

欲知后事如何,你等着作者更新呀!

这些世界上有史以来未曾怎么吞云唤雨的金水牛,破坏了就得修复,而修复还得靠人类自身。数十年来,民勤人在“决不让民勤变成第③个罗布泊”的雄心壮志里,硬是达成了人进沙退的壮美好的梦想,也使干旱的青土湖再一次“复生”,而在湖中唱“失作者”的分明不再是匈奴人,而是二个个平淡无奇并伟大着的一代英豪。与“失笔者焉支山,令作者妇女失颜色”对应的是一人民勤的小说家如此警示人们的诗句:“别忘了,两千年前那里依旧一片古海,第三百货年前那里照旧波光粼粼,三十年前那里仍有鸭塘柳林,而三十年后,三十年后的明日,你们却只落得,一片荒漠,一道秃岭,一双呆痴的秋波,两片干裂的嘴皮子!”

对于匈奴人来说,挨揍是新鲜的,但那新鲜感如同还未引起他们的瞩目。在本场挨揍分析卧谈会之后(假使有些话),匈奴依然要命匈奴,没有其余危害感。

卫青为何夺取河西?近年来,民勤的芸芸众生做的事比赶走匈奴更重要。(文|路生)回来腾讯网,查看更加多

图片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