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期被纳粹及其仆从国疯狂迫害的犹太人,谁将书写我们的历史

原标题:看了这些照片忍不住落泪:二战时期被纳粹及其仆从国疯狂迫害的犹太人

图片 1联合国新闻图片/Elena
Vapnitchnaia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历史学教授塞缪尔·卡索,
他在2007年出版的《谁将写我们的历史?》一书中记录了大屠杀这段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幕。

图片 2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犹太画家塞缪出席其讽喻作品美术馆揭幕仪式。图片来源:法新社/佩特拉•玛卢克斯。

图片 31.Czeslawa
Kwoka,奥斯维辛集中营的14岁囚犯,1942

新年伊始,一部关于犹太人大屠杀的纪录片《谁将书写我们的历史?》(Who Will
Write Our
History?)1月28日走进美国影院,再次引发了人们对这段极度黑暗的人类历史的关注。这部电影改编自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的历史学教授塞缪尔·卡索(Samuel
Kassow)2007年出版的同名书籍。书中,卡索以大屠杀幸存者后代的视角,通过波兰历史学家伊曼纽尔·林格布鲁姆(Emanuel
Ringelblum)搜集的秘密档案,对这段历史进行还原,也试图重建更具个体化的犹太人的身份认同。联合国新闻近期对塞缪尔·卡索教授进行了专访,请听张立的报道。

图片 42017 年 11 月
20
日拍摄的资料图片,显示了位于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的塞缪柏克美术馆展出的画家塞缪讽喻作品。图片来源:法新社/佩特拉•玛卢克斯。

图片 52.华沙犹太人区的日常生活:一位快被饿死的妇女躺在人行道上,1945

卡索:“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感到痛苦的主题,我母亲尤其遭受了太多折磨。
人们倾向认为,大屠杀幸存者重建了他们的生活,一切都很好,但我认为很少人能够完全走出这段阴霾,作为一个俄罗斯历史学家,我更适合研究这段历史,也可以让我更健康。”

日前,在犹太历史的启发下,犹太画家、纳粹大屠杀幸存者塞缪?柏克 (Samuel
Bak) 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 (Vilnius)
开设了一座展示其讽喻作品的美术馆,距离九岁时身处战时犹太人聚居区举办首场个人画作展览已有半个多世纪之久。

图片 63.基辅犹太人被德国别动队部队执行死刑,1942

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的历史学教授塞缪尔·卡索(Samuel
Kassow)有着不同寻常的童年,他出生于德国的一个流离失所者营地,父母都是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在经历了地狱般的痛苦之后,卡索的父母曾一度对自己的犹太人身份充满着“怨恨”,但比起600多万在大屠杀中丧生的犹太人,卡索父母“幸运”地屡次死里逃生,可谓奇迹。

1941
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纳粹占领维尔纽斯后,当时还是个孩子的塞缪被送往犹太人聚居区。但与其大多数家人不同,塞缪因躲在天主教修道院内而幸免于难,并在开战后与他的母亲逃到了以色列,目前定居在美国。

图片 74.科夫罗车库大屠杀—立陶宛民族主义者屠杀立陶宛的犹太人,1941

卡索:“我的父亲被关押在苏联的集中营,他是一名裁缝,因此他不必外出砍树,那样的话死亡率会很高,他在战争中幸存了下来。
我母亲遭受了更多的磨难,她被警察局长攻击,并被公然殴打。她在一次行刑中死里逃生,当时士兵们用枪顶着她的头,说要枪毙她。后来,她在一次针对犹太住区的大屠杀中有幸逃出了警戒区,但一名德国士兵抓住了她,用枪顶着她的腹部,扣下扳机,但子弹卡住了。我母亲随后又来到了另一个犹太区,一名年轻的波兰人将她带走了。她的母亲和姐妹们在另一个犹太区中被杀死了,只有她的小妹幸免于难,她被两颗子弹擦伤,躺在我祖母的身体上装死,最终得以幸存。”

现年 84
岁高龄的塞缪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我曾在许多不同的国家之间颠沛流离,但我来自维尔纽斯,并有着浓重的城市认同感。”

图片 85.乌克兰民兵站在被谋杀的犹太人身边,华沙,1943

由于家庭影响,卡索自幼便对犹太历史萌生兴趣。1960年,他成为剑桥大学三一学院为数不多的一名犹太学生。1966年大学毕业之后,卡索先后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牛津大学学习,并最终在普林斯顿攻读了历史学博士。1972年,他成为了三一学院的历史学教授。父母离世后,卡索意识到,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的经历应该通过历史性的叙事让世人铭记,因此他将工作重心从研究俄罗斯历史转向研究犹太人历史。然而,对他而言,与悲剧共处却十分困难。

在参加数百人出席的揭幕仪式之前,塞缪说道:“在某种程度上,对于我而言,回到维尔纽斯就是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希望能够表达对曾给予我帮助的基督教徒的感激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