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学派,方针推进民国史研究

内容摘要:曾任清华大学校长的罗家伦说,与我们生活愈近的历史对我们人生的影响也愈大。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在张宪文的领导下,洞悉先机,号召海峡两岸及香港、澳门历史学界70位学者来做一桩史无前例的创举,气魄恢宏令人叹为观止,嘉惠学林之广令人钦佩。例如,《从帝制到共和:中华民国的创立》《文化、观念与社会思潮》《北京政府时期的政治与外交》这三专卷中,虽然从标题上看均关联民国北京政府时期,但真正讨论其政治制度、施政措施、社会经济建设、中央及地方政党活动的叙述文字,少之又少。比如,第六卷在讨论探索农业现代化问题时,直接提出从农业改良运动中,所有为复兴农村而努力的团体和流派,包括阎锡山的村治派,陈瀚笙的中国农村派,晏阳初、黄炎培的乡村教育派,梁漱溟为代表的乡村建设派,薛仙舟、寿勉成领导的农业合作派。

提及民国史研究,几乎所有人都会想到张宪文。已至杖朝之年的张宪文仍以极大的热情活跃在学术舞台上,担任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主任等多项职务。近日,张宪文向记者讲述他在南京大学伏案研究的经历和感悟。

按:本文原载于《中国历史评论》第一辑(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版),有些信息略显滞后,尤其是受业子弟名录的单位、职务等未能实时更新。

关键词:北京政府;沦陷区;研究;中华民国史;生活;张宪文;学者;史学界;政治与;编写

图片 1

2002年秋,台湾政治大学历史研究所前所长林能士教授在一次学术演讲中首先提出,在中华民国史研究领域有一个“南京学派”,表达了台湾学者对以张宪文教授为领袖的南京民国史研究的真诚肯定与崇敬。

作者简介:

提及民国史研究,几乎所有人都会想到张宪文。已至杖朝之年的张宪文仍以极大的热情活跃在学术舞台上,担任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主任等多项职务。近日,张宪文向记者讲述他在南京大学伏案研究的经历和感悟。

2013年秋,南京大学党委书记洪银兴教授在《民国史巨子:张宪文教授学术生涯纪传》序言中指出:在改革开放初期,张宪文教授就在国内高校中率先开展中华民国史的研究,构建了民国史研究的基本轮廓。他创建了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并使之逐步发展成为南京大学文科学术建设的一面旗帜。同时,他探索并形成了“名家+团队”的运作模式,打造了一支以南大为核心、汇聚海内外知名学者的民国史研究团队,被学界誉为中华民国史研究领域的“南京学派”。

  曾任清华大学校长的罗家伦说,与我们生活愈近的历史对我们人生的影响也愈大。中国史中的中华民国史对于当代中国人来说,相关性巨大。它不仅影响了我们父辈人的生活轨迹,也影响了我们这代人的出生与成长。

经历两次“被安排”

张宪文教授与民国史研究的“南京学派”

  由于过去两岸在史料开放问题上步履缓慢,更限于当时态势,以往两岸史学界虽然做过不少努力,也有不错的成果问世,但总不免受到现实的束缚,史学工作者即使想有齐太史简、晋董狐笔的浩然之气,也不得不自我设限。

张宪文说,他的研究历程是从两次“被安排”开始的,“1954年,我报考了北京、上海、沈阳的三所财经学院,最后却被南京大学历史学系录取了;我大学毕业论文研究的是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到后来任教时被要求讲授
‘中国现代史’”。也正是因为这两次“被安排”,张宪文才得以进入中国现代史研究领域。

洪银兴、陈洪民等

  更新不当史观与认知

面对当时尚无学术积淀、无史料资源、无课程体系的中国现代史,张宪文没有气馁,开始探索尝试做一些基础性研究工作。1983年,他邀请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和南京大学的几位学者,共同编著《中华民国史纲》。

一、《民国史巨子:张宪文教授学术生涯纪传》序

  张宪文教授及其弟子孜孜不息努力数十载,利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近在咫尺的便利条件,使南京大学发展成为海内外民国史研究重镇,出版了不少有水平的民国史著作。而在台湾方面,早先史学界囿于后朝人修前朝史的陈腐观念,对于民国史研究,直至20世纪70年代以后各大学才有中国现代史课程,然而在教材编写上,仍不免以阐述国民革命为主轴。

民国史研究是中国通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然而当时的民国史研究尚未得到普遍认同。“在这种情形下,我必须认真思考《史纲》的每一条史料,每一个观点是否站得住脚、是否符合历史真实。”张宪文告诉记者,他坚持的第一个原则是实事求是,有真实史料根据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应按照史料给予其恰当的评价;第二个原则是对历史认识的改进采取“半步走”的方针,即反映历史真实性应“一步到位”,但改变人们对历史问题的认识有一个渐进的过程,要一步一步实现。“就像一辆快速行驶的汽车,如果采取90度急转弯,就可能翻车。”

著名学者张宪文教授在南京大学学习工作已经有六十多年了,为推动我校历史学科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近年来,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两岸学者的交流日益频繁,思想观念碰撞日趋激烈,新的档案史料公开使民国史研究达到新的高潮。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在张宪文的领导下,洞悉先机,号召海峡两岸及香港、澳门历史学界70位学者来做一桩史无前例的创举,气魄恢宏令人叹为观止,嘉惠学林之广令人钦佩。张宪文在序言中说,此一套书之编写宗旨,乃在体现历史学家高尚的职业道德和学术质量,也是在更新以往不当的历史观念和学术认知。显然,这一目标代表了民国史研究的突破和进步。

“《史纲》花费了我很多精力,要纠正那么多不当的观点,必须有充分的史料根据、无畏的学术勇气和历史责任感。”张宪文告诉记者,为了修改这部50余万字的书稿,从1984年6月至次年2月,他坚持每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12点,一直坐在那里改稿子。当时读小学五年级的小儿子看到他这样辛苦,还曾在作文中写道:“长大以后绝不学爸爸,天天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张宪文教授1934年10月生于山东泰安,1954年考入南京大学历史学系,1958年毕业后留校任教至今。历任南京大学历史研究所所长、历史学系主任、教育部高等学校历史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虽然已近耄耋之年,但他仍以极大的热情活跃在学术舞台上,担任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现代史学会名誉会长等多项职务。出版《中华民国史纲》、《中国现代史史料学》、《抗日战争的正面战场》、《蒋介石全传》、《中国抗日战争史(193l~1945)》、《中华民国史大辞典》、《中华民国史》《南京大屠杀史料集》、《南京大屠杀全史》等一系列具有广泛影响的学术著作。2013年,荣获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并入选首届“江苏社科名家”。

  “春秋责备贤者”

当然,这些辛苦没有白费,《史纲》于1985年出版后,获得学界一片赞誉。张宪文说:“尽管《史纲》对推动民国史研究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从客观上来说,《史纲》对历史真实来说只走了半步,我们还必须把没走的半步走下去。”为了全面、客观反映民国时期的历史风貌,2005年张宪文新编写的
《中华民国史》付梓出版。

在长达六十年的学术生涯中,张宪文教授潜心治学、精心育人。早在改革开放初期,张宪文教授就在国内高校中率先开展中华民国史的研究,由其主编或撰写的一系列著作构建了民国史研究的基本轮廓。他积极推动学术交流与科研合作,创建了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并使之逐步发展成为南京大学文科学术建设的一面旗帜。同时,他探索并形成了“名家+团队”的运作模式,打造了一支以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为核心、汇聚海内外知名学者的民国史研究团队,被学界誉为中华民国史研究领域的“南京学派”。

  这套书不直接定名为“中华民国史”,而称《中华民国专题史》,可能含有一些谦虚与退让、有待来者的思维在其间。这一态度给书评人更多机会来做些“春秋责备贤者”的空间。例如,《从帝制到共和:中华民国的创立》《文化、观念与社会思潮》《北京政府时期的政治与外交》这三专卷中,虽然从标题上看均关联民国北京政府时期,但真正讨论其政治制度、施政措施、社会经济建设、中央及地方政党活动的叙述文字,少之又少。这自然与《袁世凯全集》尚未完全出版,民国时期北京政府的档案资料未被重视有关。这也是以往民国史研究者的共有缺憾,值得我辈今后纠正努力。民国时期的北京政府虽有令人渺视之处,但它毕竟在中华民国史中存在了近17年,其作为与不作为,均不容学者忽视。此外,关于民国时期的北京政府之称谓,第三卷称为《北京政府时期的政治与外交》,这是比较准确的称谓,对于社会上甚至报刊媒体上以往多称之为“北洋政府”者,产生一定的矫正作用。在这里提一点建议,这套书乃几十人的集体创作,前后行文中仍有人偶用“北洋政府”称之,乃美中不足,建议再版时一并改正。

协作开展南京大屠杀研究

值得一提的是,张宪文教授秉承中国历史学研究的优良传统,坚持真理、维护正义,表现出较强的学术责任感。为了还原历史真相、捍卫历史尊严,他毅然承担起南京大屠杀史料搜集整理的重任。在他的擘划下,南京地区数十位学者通力合作,远赴台港和世界各地,对南京大屠杀史料进行全面系统的搜集整理,以无可辩驳的史料,展示了侵华日军实施南京大屠杀暴行的铁证。在此基础上,他又率领研究团队撰写并出版了我国首部南京大屠杀“全史”,坚持从客观历史事实出发,对南京大屠杀历史作出科学判断,不仅有利于进一步澄清历史事实,驳斥日本右翼势力的谬论邪说,而且为促进中华民族乃至人类文明进步的正义事业作出了积极贡献。

随着研究的逐步开展和深入,作为民国史研究重要内容的南京大屠杀研究逐渐进入张宪文的研究领域。2000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中日历史研究中心决定组织有关抗战人口伤亡、财产损失及南京大屠杀史料三大课题的研究,并指定由张宪文负责南京大屠杀史料的搜集、整理工作。从京回宁后,张宪文迅速制定搜集方案,组织研究队伍,想方设法筹集研究经费,并先后派学者赴日、美、英、德、法等8个国家和中国台湾地区,翻译各语种的原始史料,全面收集了加害方、被害方、第三方一手资料。至2010年,先后编辑出版了72卷的《南京大屠杀史料集》。此后,在掌握丰富史料的基础上,张宪文带领团队经过3年努力,于2012年12月推出了《南京大屠杀全史》。

作为一位历史学家,张宪文教授数十年如一日,始终以严守师道、作育英才为己任。他以言传道、以行垂范,奖掖后学、诲人不倦,先后培养硕士、博士研究生和进修学者近百名,其中不少已经在各自的学术领域崭露头角,成为推动相关领域学术发展的重要力量。

张宪文强调,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制造的重大事件和犯下的重大罪行之一,也是当今中日关系矛盾的焦点。日本右翼势力在这一重大历史问题上与中国纠缠不休,特别是在屠杀人数上制造是非,我们绝不可以陷入其圈套和陷阱。与日本右翼势力的斗争是长期的任务,我国学术界应加强力量,写出更多的、水平更高的学术著作来。

南京大学是张宪文教授学术之路的起点,他的毕生精力也奉献于此。作为一所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高等学府,南京大学在110余年的办学历程中,坚持以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为己任,为传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而努力奋斗。跨入新世纪以来,南京大学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坚持“顶天立地”战略,积极打造“南京大学学派”,涌现出一批具有高显示度、高影响力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成果,形成了一批具有南京大学特色的大型文科研究集群,有力促进了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大繁荣、大发展。

通过史学研究深化现实认知

教师是高校办学发展的骨干力量,南京大学今天的办学成就离不开全体教师的辛勤工作、无私奉献,张宪文教授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在张宪文教授八十岁寿辰来临之际,记录其一生学术踪迹的《民国史巨子》一书即将付梓出版。我相信,张宪文教授的治学精神将会激励更多的年轻学人不断进取,努力取得更多一流的学术成就。

谈及学术研究,张宪文有着说不完的话,他指着刚从桌上搬下、如小山一样的书稿向记者表示,这是三部刚完工的书稿,分别为宋美龄研究系列——“宋美龄文集”、“中华民国专题史”项目和“南京百年城市史”项目。

是为序。

其中,“中华民国专题史”项目启动于2010年8月第六次中华民国史国际会议期间,共计18卷,由两岸四地共74位学者合作完成,旨在以两岸四地间多年来的学术交流为基础,争取在更多的历史问题上化解分歧、求同存异。“我们相信,通过这个研究项目,两岸合作研究民国史将走向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对两岸和平发展及未来的和平统一,有重大的政治意义。”

二、论民国史研究的“南京学派”:学术特点与贡献

张宪文表示,他们还会将《南京大屠杀全史》压缩成50万字的简本,并将其翻译成日文、英文,让世界上更多的人了解南京大屠杀的真相。此外,他们还计划利用大量反映日本侵略行为的照片,于2015年编辑出版一套《日本侵华图志》。他说,“以往提到日本侵华,人们多从‘抗战’角度进行研究,对日方侵略行为的揭露并不是很多。”

真正学术意义上的中华民国史研究发端于20世纪70年代,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而成长壮大。诚如中国历史学会会长金冲及教授在第四次中华民国史国际学术讨论会上(2000年9月,南京)所言,民国史研究是改革开放新时期史学界发展最迅速、成果最丰硕的领域。

张宪文常常告诫他的学生,不仅要注重社会调查,还要有敏锐的历史感和开拓精神,能够从原始材料中发掘出新的历史问题。在他看来,往后看的历史学研究是为了更好地向前看,人们学习历史不能仅停留于史实的记忆,还要从中加深对现实社会的认识。

南京曾是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地方,是中华民国的首都,保存有大量珍贵的历史档案、图书资料、历史遗迹。南京地区(包括南京大学、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南京师范大学等学术研究机构)的一大批学者队地利之便,最早涉猎中华民国史学术研究的领域,取得了海内外学术界公认的成果与贡献,他们是民国史研究的一支重要生力军。

“南京学派”是一个新概念,内涵与外延值得认真探讨。“南京学派”在构成上不仅包括南京地区学术研究机构的学者,也应包括在南京受到过民国史研究专业启蒙与训练的一大批海内外中青年学者。“南京学派”在治史上有六个鲜明的特色:

其一,勇开风气之先。“南京学派”是大陆地区最早从事中华民国史资料整理开发与学术研究的,在大到民国史研究的体系与对象、北洋政府与国民政府的评价、抗日战争研究等重大问题,小到具体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典章制度研究与史料考订等方面,都勇于开拓探索,走在了学术研究的最前列,填补了一个个的空白。

其二,治史严谨。民国史研究很热门,也很敏感,一度成为“显学”,但“南京学派”不哗众取宠,坚持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客观公允地评价历史事件与人物。

其三,史料扎实。“南京学派”重视史料,尤其是利用档案资料,使研究成果言之有据,基础扎实。为了做研究,学者们往往走遍海内外的图书馆、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更出版了大量的原始资料,与学术界分享资源。

其四,兼收并蓄。“南京学派”既注意吸收人文社会科学其他研究领域的新理论与方法,也注意与海外学者的交流互动,积极组织和参与海内外的各种学术交流,邀请各地学者共同参与研究与写作。重视政治史、经济史,也注重文化史、社会史等,其研究成果涉及民国时期的每个时段与每个方面。

其五,团结协作。“南京学派”摆脱了家庭手工作坊式的孤立研究,针对学术上的重大问题,提倡进行集团式合作研究,或联合举行研讨会,或共同出版著作,取得了一批具有重要影响的大型研究成果。

民国史研究“南京学派”的出现,是一大批学者筚路蓝缕、玉汝于成的结果。在学术史上,任何一个学派的兴起,都需要一批成果卓著的学者,也必然有其代表性的人物。张宪文先生对“南京学派”的形成与发展有着重要的贡献,是该学派的领军人物之一。现在,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已是南京大学文科建设的一面旗帜,学校领导将中心的成功总结为“大师+团队模式”。大师,即是指张宪文先生。

张宪文先生1934年生于山东泰安。1954年进入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毕业后留校从事教学科研工作,先后担任南京大学历史系主任、教育部高等学校历史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等职。现任南京大学资深教授、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现代史学会名誉会长、南京历史学会会长等职。因在民国史研究领域里的突出贡献,张先生曾于2009年应中共中央、国务院书面邀请,作为6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各个时期各个领域创新创业创优优秀人才代表之一,赴北戴河参加了主题为“60年辉煌成就与我国人才的贡献”暑期休假活动。他获得许多的学术荣誉,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江苏省社科名家”。

张宪文先生是大陆史学界最早投身于中华民国史研究的学者之一,学术成就享誉海内外。他在民国史研究领域的重要贡献包括:

第一、独立完成或主编了《中华民国史纲》(河南人民出版社1985年)、《抗日战争的正面战场》(河南人民出版社1987年)、《蒋介石全传》(上下卷,河南人民出版社1996年)、《中国抗日战争史(193l—1945)》(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中华民国史大辞典》(凤凰出版社2002年)、《南京大屠杀史料集》(78卷,江苏人民出版社2011)、《中华民国史》(4卷,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等有重大影响的学术著作。其中:

——《中华民国史纲》最早构架了民国史研究的体系,纠正了当时许多“左”的观念与认识,被誉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第一部大型地、系统地、全面地阐述中华民国史的学术专著”,在海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新华社、美联社、台湾《中央日报》等重要媒体均有专题报道。

——《抗日战争的正面战场》是中国大陆第一部完整系统研究抗战正面战场的著作,并对其进行了合理的评述与历史定位。

——《中国抗日战争史(1931—1945)》运用丰富的档案史料,全面反映了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全民族的反侵略战争,提出了“十四年抗日战争”等科学概念,曾入选江苏省第八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蒋介石全传》对民国时期最重要的人物之一蒋介石的活动与思想给予了全面的叙述与分析。

——《中华民国史大辞典》共计450万字,是目前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全面的大型辞书,被誉为是民国时期历史的“百科全书”。

——《中华民国史》是以张宪文先生所提“新思路、新观点、新体系”为指导思想,探索从新的视角展示中华民国历史真实面貌的又一丰硕成果,被学术界誉为“几十年来鲜见的内容厚实、论说创新”的“煌煌大著”。

——特别是耗时10年、分3批出版、累计72卷4000万字的《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的整理出版,在国内外学术界乃至相关国家高层引起巨大反响。参加这个项目的先后有100多位专家学者,足迹踏遍美、日、德、英、意、俄等国及我国的两岸四地,所收集史料或为侵华日军官兵的日记,或为日本军方文件,或为国民政府调查材料,或为惨案幸存者的回忆,或为西方相关国家外交文件和其时亲眼目睹惨案发生的传教士、教授、商人、医生、新闻记者等的日记、书信、回忆录、报道等,均为日本军国主义战争罪行的第一手铁证材料,也是目前世界上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最翔实史料集。

第二、创立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张宪文先生于1984年在南京大学历史研究所内设立了高校系统的第一个中华民国史研究室。1993年,经著名史学家李新先生倡议,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正式成立,这是一个开放性的学术研究机构,海内外五十多位民国史研究的知名学者受聘担任客座教授。研究中心出版了《民国研究》,以中、英文发表海内外学者的研究论文,成为国内外民国史研究的一个重要阵地,并入选“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来源集刊。中心近年来先后承担了包括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教育部重大公关项目在内的各种课题,50余项,获得经费总数1000余万元,出版各类学术专著102部、译著8部,发表学术论文400余篇,成为国内领先、国际知名的民国史研究重镇,基地,并于2000年获评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特别是2009年教育部组织基地评估时,在全部150个基地中有25个获得优秀成绩,南京大学的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不但榜上有名,而且在历史学科15个基地中,排名第一位。

在民国史研究中心的创建和发展过程中,张宪文先生无疑始终发挥着总设计师和总指挥的作用,哈佛大学文理学院院长、著名汉学家柯伟林(William
C.Kirby)教授,曾称赞张先生“使得南京大学成为中华民国史的研究中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