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ne背景知识,约翰邓恩的爱情诗

约翰·邓恩生于英国伦敦一个天主教家庭,毕业于牛津大学、剑桥大学,是17世纪著名教士、诗人。邓恩曾经是宫廷中的绅士,是伊丽莎白宫廷中最重要的一位爵士的私人秘书,后来因为与一位17岁少女秘密结婚而毁掉了自己的前途,人生从此萧条落寞。邓恩开创玄学派诗歌,代表作有《歌与十四行诗》,深受艾略特等人的推崇,甚至被赞誉“在很多方面是世界上第一诗人”。个人经历图片 1约翰·邓恩
邓恩出身于天主教家庭。开始他曾经断然拒绝担任神职。1615年,邓恩终于成为一名卓越不凡的英国国教牧师。他的玄学风格,大胆显露的博学多才,以及机智和幽默,都在他的布道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1621年,他成为圣保罗大教堂的主持牧师,有多篇优秀的布道文得以流传下来。不难理解,邓恩一生中创作了大量的宗教诗。邓恩的诗歌与其前人和同龄人的作品迥然不同。伊丽莎白时代的诗歌大多讲究雕饰,意象华丽。邓恩通过使用一种更注重智力的比喻,激情与推理融为一体,而给诗歌重新注入了活力。他创造了极为凝炼意象,这些意象通常包含着一种戏剧性对比的因素。他在诗中嘲笑传统的爱情诗的陈词滥调。邓恩不仅在意象和观念上作大胆的实验,而且在诗的节奏和诗节形式也作创新。本.琼生曾经说到:“邓恩在很多方面是世界上第一诗人。”约翰邓恩作品
约翰·邓恩的主要作品有:《歌与十四行诗》《挽歌》《一周年与二周年》《圣十四行诗》《突发事件的祷告》等。
《祷告》主要写给他本人,而《布道》则是在很多观众面前,特别是国王面前进行的。这里表现的并不是一种只有星期天布道时才有的虔诚,而是专门要对人的感情施加影响,直到今天这种影响依然有效,即使教义不再流行,其艺术性依然能够使人感动。约翰邓恩的爱情诗图片 2约翰·邓恩
他的玄学风格,大胆显露的博学多才,以及机智和幽默,都在他的布道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不难理解,邓恩一生中创作了大量的宗教诗。
邓恩的诗歌与其前人和同龄人的作品迥然不同。伊丽莎白时代的诗歌大多讲究雕饰,意象华丽。邓恩通过使用一种更注重智力的比喻,激情与推理融为一体,而给诗歌重新注入了活力。他创造了极为凝炼意象,这些意象通常包含着一种戏剧性对比的因素。他在诗中嘲笑传统的爱情诗的陈词滥调。邓恩不仅在意象和观念上作大胆的实验,而且在诗的节奏和诗节形式也作创新。本.琼生曾经说到:“邓恩在很多方面是世界上第一诗人。”约翰邓恩丧钟为谁而鸣
《丧钟为谁而鸣》是美国作家海明威于1940年创作的长篇小说,也是是海明威创作生涯中一部承前启后的重要作品。它以美国人参加西班牙人民反法西斯战争为题材,是海明威的代表作之一。作者通过乔丹的内心独白,淋漓尽致地探讨了生与死的问题、爱情与职责的问题、个人幸福与人类命运的问题。
1940年海明威的小说《丧钟为谁而鸣》,这一题目选自多恩发表于1624年《紧急时刻的祷告》中的日记体散文中,这绝非偶然。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整体的一部分。如果海水冲掉一块,欧洲就减小,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人物评价图片 3约翰·邓恩
邓恩与他其后的模仿者通常被称为“玄学派诗人”。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读者对他的作品重新进发出巨大兴趣,仿佛发现了一块埋藏在地下的宝玉,并且立即对现代诗歌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当时的诗人对邓恩所代表的那种诗风如饥似渴,想极力摆脱19世纪末浪漫主义诗歌的陈腐的语言。所有这些,都使邓恩在英国诗人中的地位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邓恩被公认为文学大师。艾略特对他情有独钟。二者的诗风有颇多的相似之处。
多恩去世之后,在几代人中都没有得到重视,而他打动我们当代人是因为他说出了我们的生活境遇,而弥尔顿就做不到这一点。也许再过大约五十年,这种情况就会改变。但现在,多恩在我们眼中是个伟大的作家,不仅因为他对现代诗歌产生的强有力影响,而且因为他的看法就是现代人的看法。

Donne是17世纪著名的英国诗人。1572年生于伦敦的一个富商之家,1631
年3月31日卒于伦敦。信仰罗马天主教。早年曾参加埃塞克斯伯爵对西班牙的海上远征军,后成为女王大臣托马斯埃格尔顿爵士的秘书。1615年改信英国国教,后出任教职,成为当时著名的布道者,1621年起被任命为伦敦圣保罗大教堂的教长。

诗人赞美着相爱着的两个人那种全身心的投入——“我们不请求任何人的恩准而相爱”(《断气》),这是诗人崇尚的爱恋的自由,在这自由自在的爱恋之前与之后,诗人“已经两遍或三遍地爱过你,在我知道你的容貌或名字之前”(《空气与天使》)的迫切情绪,在相识之后,诗人“宁可拥有你一个小时,也不愿永久地把其他一切占有”(《一场热病》)的激情似火,认为“恋人的每个小时都应该地久天长”(《遗产》)。

多恩生于一个罗马天主教家庭,他的母亲与壮烈牺牲的托马斯莫尔爵士(Sir
Thomas
Moore)沾亲。多恩在牛津和剑桥学习过几年,然后开始学习法律,并在伦敦度过了一段世俗而耽于情欲的生活,此后他被外派到国外工作,然后和他雇主,托马斯·伊戈尔顿爵士(Sir
Thomas
Egerton)出身名门的侄女结了婚,从务实的角度说,这段婚姻是不明智的。多恩的事业陷入了低谷,年轻的夫妻二人整整度过了十年悲伤而贫困的生活。

约翰多恩一生其实都是失落的,他的每一次选择都做的很艰难,在他的诗歌中所表现出的就是矛盾,甚至是诡辩。其中对爱恋大肆的否定与十足的肯定充斥在每一首多恩的诗歌中。他的诗歌因为晦涩的比喻以及含混的意象等特征使得他的诗歌长期处于后来的作家莎士比亚和弥尔顿诗作的阴影中,后来的批评家德莱顿和约翰逊关于他的诗歌的批评又给这阴影抹上了更深的斑纹。

因为玄学派作品受到欧陆巴洛克风格的影响,而且选用基督教神秘主义和情色主题,玄学诗歌运用指南针、蚊子等新奇的或“没有诗感”的物体来达到惊奇的效果。诗中体现出来的恐惧和焦虑也象征著近代地理科学发现对传统思想的冲击。因此他的诗歌也运用了大量的奇妙大胆的描写手法,诗歌节奏有力,语言生动,想像奇特而大胆,常使用莎士比亚式的机智的隐喻,而且作品内容主要来源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没有人是与世隔绝的孤岛,每个人都是大地的一部分,如果海流冲走一团泥土,大陆就失去了一块,如同失去了一个海岬(jia),如同朋友或自己失去家园:任何人的死都让我受损,因为我与人类息息相关,因此,别去打听钟声为谁而鸣,它为你而鸣。”

名句:

其实作者自己也清晰的知道爱情里有爱就会有恨,在《禁令》这首诗歌的每一小节的首句是这样时候的:“请用心来爱我……请用心来恨我……请你既爱又恨我”来看,这种在爱情中快意恩仇的姿态作者似乎是同意的,诗人其实在批评女性的水性杨花的同时也批评了男性对于爱情的喜新厌旧,他说:“浅尝辄止的男人,狼吞虎咽的男人和不屑一顾的男人,行径全然相似:变换了的爱情不过是变换了的食物,把果肉吃掉之后,谁又不把果壳抛弃”(《共性》),这不仅是女性也是男性对待爱情表里不一,更是人性深处对待爱情不纯粹的表现。

Death, be not proud, though some have called thee / Mighty and dreadful,
for thou art not so.

约翰多恩的诗歌在被沉寂了三百多年后的现代派诗歌领袖艾略特的一篇《玄学派诗人》的评论里一举被轰上了赞美、模仿与评论的巅峰。在翻译家傅浩看来,约翰多恩的“玄学诗”不是“哲学诗”,是“学问诗”,是“诡辩诗”,认为“玄学在诗中不是题材而是手段”。既然是“手段”,用这种手段所表现的爱情的诡辩才是讨论的重点,诗人运用这种手段最终被大部分评论家认为的是为了诱惑女人与自己恋爱、拥吻以及上床,尤其是多恩的一首在当时就被禁止的一首《上床》诗歌中表现得最为突出,但诗人在否定女人水性杨花之后依然会对爱恋保有着最热烈的痴情和最深沉的向往。其实这并不难看出,结合多恩对妻子安莫尔从违反禁令与她秘密结婚到与妻子育有十二个孩子(先后死去6人)以及在妻子难产而死后发誓不娶的婚姻历程来看,诗人多恩对爱恋是具有作为一个诗人那种特殊的理想主义和纯粹感的。

——-《Holy sonnet X》

“教会的仪式中存在着这样一种联系,其中混合了虔诚与高贵、信仰与理智;教会的钟声首先在清晨向祷告者鸣响;由此决定了:钟声首先为那些起的最早的人鸣响;如果我们正确理解了钟声中的高贵,知道它也为傍晚的祷告者鸣响,我们就会乐于把它引为自己的钟声,把它看作是在提醒我们竖晨早起祷告,在这样的诉求中,钟声既属于别人,也属于我们自己。

John
Donne

这些原因其实都指向了一个问题,即诗人对于女人在爱情中的态度的抱怨,质疑爱情中单一的爱恋而没有互动或者虚假互动,因此诗人在一首颇为著名的诗歌《爱的炼金术》中写道:“我已经恋爱过,得到过,计数过了……那全部都是骗局,正像还没有一个炼金术士获得过金丹……同样,恋人们梦想一场丰富而长久的欢乐,却得到一个冬天般的夏夜。”这里将爱恋比喻成炼金术本质上就是一种嘲弄爱情的观点,因为炼金术的过程象征着爱恋过程的艰难,但是这艰难的过程所得出的结果是虚无的,是虚假的结局。所以这结局令人忧伤,以此,诗人对爱情的纯粹性发出了最大的质疑:“如果爱情这剂药——它以更多忧伤攻治一切忧伤——不仅不是纯粹的元素,而是混合着一切杂质,令灵魂或者感官痛苦。”(《爱的成长》)如果爱情一旦失败,原来的“一切忧伤”再加上爱情所带来的“更多的忧伤”足以使得一个正常的人对爱情开始采取了玩世不恭的姿态,于是便得出了一些比较偏激的经验(有合理的成分):

人生历程:

在如此的爱恋里诗人追求着抛却了那种先前赤裸追逐肉体性爱转而热忱于灵性以及纯粹的爱情,发誓“我将永远爱她,且只爱她一个”(《多样性》),誓要“一千年之久……意无旁骛,全部身心都只念着一个你”(《计算》),为此“你的手臂囚禁我,我的手臂囚禁你,你的心是我的赎金,为赎你把我的拿去”(《爱的战争》),即便是在相爱里面对令人恐惧的死亡时也能化解,“如果我们俩的爱浑然一体,或者,我和你爱得如此相似,谁也不松懈,那么谁都不会死”(《早安》),并且着魔式的宣誓“假如不能因爱而生,我们可以因爱而死”(《追认圣徒》)

《 Meditation XVII》

……

《歌与十四行诗》(Songs and
Sonnets),《挽歌》(the
Elegies),《一周年与二周年》(The First
andSecondAnniversaries
),《圣十四行诗》(Holy
Sonnets),《突发事件的祷告》(Devotions
upon Emergent Occasions)等。

约翰多恩,英国17世纪诗人。他为现当代人所熟知是因为美国作家海明威的小说《丧钟为谁而鸣》的扉页引用了约翰多恩的同名布道词,为现代人所熟知是因为流传很广的一句话“没有人是与世隔绝的孤岛”。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处为人所熟知的并不是约翰多恩的诗歌,而是他当时感染瘟疫时为自己也为所有同病相怜的人们所写的“布道文”中的摘录,原文是这样的:

Donne是玄学派诗歌的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人物,他的创作启迪了包括乔治赫伯特、安德鲁马维尔等一大批杰出诗人在内的所谓“玄学诗派”。

“一个女人只可结交一个男人,可是别的圣灵也都是如此?”(《受限制的爱》)

四十二岁时,经过认真的反复思考,多恩抛弃了对于家庭的忠诚,听命于英国国教教会。直到他成为圣保罗大教堂的教长(Dean
of
St.Paul’s)后才有了声望,成为他那个时代最著名的牧师。那个早先撰写爱情诗的勇敢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忍受上帝折磨的人,时时被死亡的想法和疾病的侵袭所困扰。他排斥那“诗歌,我少年时的情人”,转而热爱“神学,我中年时的伴侣”。随着时间的流逝,死亡对他的困扰也越发强烈。今天如果参观圣保罗大教堂的地下室,还可以看到多恩的塑像,这个塑像是在他生前制作的,用布单缠绕着。生命的最后时刻降临时,多恩在床边设想了一幅图画,他被裹在尸布当中,双目紧闭,似乎死神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诗人从信仰天主教改宗新教的这一转变是残酷和血腥的,因为多恩的母亲是天主教徒使得诗人曾骄傲的发誓忠诚于它,但多恩所处的年代英国女王与罗马天主教皇的权力争夺导致了所属的人们信仰的摇摆和残酷的打击异教徒,多恩曾说自己的家庭因为忠诚天主教而历经了太多的损失和痛苦,这些苦痛要远大于其他的家庭——

No man is an island

——约翰多恩:《丧钟为谁而鸣:生死边缘的沉思录》,林和生译,北京:新星出版社,2009.3,第141——142页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I
aminvolved
in Mankinde;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为澄清这疑问,即女人无一真诚?”(《劝告》)、

他的主要作品包括十四行诗,爱情诗,宗教诗,拉美翻译,警句,挽歌,歌曲,讽刺和说教。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