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仙镇之战

闯王李鸿基亲率数100000部队,在华夏中外上风起云涌地向德州进发。艳红的太阳照着绣有闯字的帅旗,猎猎招飐。其时是明崇祯十七年3月四日。
大军行至齐齐哈尔城东北的朱仙镇,已是黄昏,黄来儿便令部队在镇郊扎营。闯王正骑着马在侦察各部安营时,忽有巡哨官来报:明将左良玉和丁启睿、杨文岳三支军队已奉旨兼程北上帮衬漯河。闯王哈哈大笑说:来得正好。次日,闯王将老营移至阎家寨,其他各路人马四面合围丹东,并拨出大批判人工枪割地主的稻谷,以备军粮,赈济穷人。
且说左良玉率十余万部队、丁启睿、杨文岳率5万队容,虽是奉旨兼程北上,其进行动并不异常快,因为他们精通李鸿基不是好对付的,行军十余日,才临近朱仙镇。
这一天后深夜,左良玉提刀纵马率兵攻入朱仙镇西门,丁启睿、杨文岳攻入西门。因镇中并无多少守军,左良玉就轻巧地占有了镇中岳王庙。此时,闯王派出的由李过带领的3000骑兵也恰从东门突入朱仙镇,与丁启睿、杨文岳的军队在镇中窄路相逢,便混战起来。丁、杨二个人的武装部队武器甚多,李过的骑兵在街巷中勤奋驰骋,慢慢援助不住。正在火急关头,左良玉的重重又从四面围来,把李过围在着力,左冲右突不可能脱离困境,李过面部还中了一箭。只听明军喊声震天,李过心慌,但仍拼死恶战。明军不敢近前,只用十字弩和器材远远地发射,李过的战士伏在千疮百痍间抵抗。
到天刚破晓时,闯王手下老将刘宗敏的一方6000骑兵杀到,一阵杀退明军,救了李过。刘宗敏见李过面部带伤,而且李过又是李闯的侄儿,不便指谪他。李过本身却说:笔者看不起冒进了,未有听将军以来,请将军惩治吧。刘宗敏一笑说:小将锐气可嘉。以往注意不可盲目轻进。天天津大学学亮时,闯王李鸿基进入朱仙镇。此时明军已退到朱仙镇西南十余里的水坡集去了。
闯王手下猛将郝摇旗前来向闯王请示说:敌人退至水坡集,正可一举化解之。闯王说:且慢。先不烦将军虎威,作者自有妙策。请将军午后面到岳王庙来会谈商讨。午用完餐之后,黄来儿召集手下新秀刘宗敏、郝摇旗、李岩、袁宗第、李过、杨佳亮、宋献策、牛土星、田见秀、罗汝才等人在岳王庙会谈商讨。李鸿基先让我们公布了一阵眼光,最终说:大家的主心骨总结起来是否这么的,正是:断贾鲁河之水,以绝敌军水源;离间左良玉和丁、杨的涉嫌;还会有便是拦击逃敌。诸将一直以来称是,于是,李鸿基便分拨人马,各司其职。郑表明军退至水坡集后,左良玉扎营于东头,丁启睿与杨文岳驻扎在西边。两处官军貌合神离,左良玉瞧不起文官出身的丁和杨,而了启睿和杨文岳不喜欢左良玉的拥兵狂妄。
这天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早,丁启睿和杨文岳的驻地突然遭到李鸿基军队火炮的炮轰,炸死炸伤多少人,而左良玉的军营却未遭袭击。丁、杨几个人心头大疑,便在一齐商量。杨文岳说:督师范大学人,李鸿基贼不轰左良玉兵营,专轰大家,那是怎么?丁启睿说:笔者此番奉帝命督师,正是要督左良玉。黄来儿攻破许昌时,对左府加意爱戴,况兼,左良玉的养女就在闯营,被李枣儿夫妇收为义女。……不可不要紧他叛国际信资集团敌呀!杨文岳说:比不上把她叫来杀了……丁启睿飞快摇头说:不可、不可轻动。他拥兵十余万,又无诏书叫诛戳他,如何能够杀她?且看状态再说。这一每二十七日刚擦黑,杨文岳营前的哨兵只看见壹位骑马由西而来,向北疾驰,卫兵一起放箭,那骑马的丢下三只红布包便又折向东逃去了。卫兵快上前拾起红包,只感觉沉甸甸的,张开一看,内有金条第一百货公司根,并有一封信。卫兵们不敢私分,携包来见杨文岳。杨文岳让卫兵捧着包一齐来到丁启睿处,并证真实景况况。丁启睿展开信一看,骂道:反了!于是把信给杨文岳看,原本信中写的是:谨以铂金百两奉左将军麾下。一切按所约办事,专候佳音。自成。丁启睿立刻起草文件,令人去奏盛名思宗,具言左良玉反状。不料递送文书的人被李鸿基军俘获,李鸿基看了文件后,用善言抚慰送书人,告诉她,只要把公文送到左良玉处,就是大功。黄来儿派了五名勇士,陪送书人直把丁启睿上奏左良玉反状的公文送至左良玉营风尚兵处,马上回到。
再说左良玉的十余万军事,因贾鲁河水被截断,天气又热,加之连月抗旱,搬运饮用之水极其不易,兵士们埋怨。左良玉正策动与丁启睿、杨文岳探讨对策,忽得卫兵送到的丁启睿奏请斩处自身的奏本,大惊,心想:与其他来杀小编,不及自身去杀她。但一转念,又想:与其本人去杀她,不比让黄来儿去杀她!于是,左良玉也不与丁、杨二个人协商,当夜拔寨撤走。
到天亮时,丁启睿,杨文岳才察觉左良玉的武装力量已撤离,四个人民代表大会惊,忙令拔寨南撤。几万军事一片混乱。
此时,李枣儿早就布下了多路伏兵,以逸待劳。
李过、袁宗第率30000骑兵去追击左良玉,只追不打。江小鱼亮率叁万5000骑兵去水坡集收拾残余指战员,罗汝才率兵追击丁启睿、杨文岳。郝摇旗率兵追击明将虎大威部。
明军被闯王各路追兵打得懵头转向。丁启睿、杨文岳也不顾手下人马,急急若丧家之犬远遁去了。
左良玉到底是个将才,带兵后撤中虽有絮乱,大意还列成行伍。左良玉回头望望追兵,只看见一面袁字大旗与一头李字大旗离自身仍有三四里之遥,所以,想停下小憩也不能够。但若回军应战,又怕闯王后续部队跟上,于己不利,只得辅导疲惫军马不停步地走着。时间已是清晨过后,左良玉的人马饥渴疲劳,有些兵卒已日渐跟不上大部队,他们就被李过与袁宗第的追兵轻便地俘虏过去。
左良玉催兵速进,但最近的部队甘休了。左良玉大怒,策马由中军奔向前,忽见一员中将来报:前有深沟,顺大路延长,沟对岸树丛中有标准、树丛前有块大木牌,上边写着……左良玉喝道:写着怎么着?那少将不敢说,只是嗫嗫嚅嚅地说:写着不好听的话,笔者也没记住。……大概中计了!左良玉纵马向前,临沟一望,对面大木牌上白底黑字,曰:奉告昆山将领,君乃釜底游魂,速速率众来降,免遭兵溃成擒。左良玉大怒,正想挥兵向左,忽见左方战旗如林,黄埃滚滚;继而想向右,又见左边手旌旄参差,飞尘冲天。后边的追兵仍是离自身三五里,战鼓不息,喊杀阵阵。于是喝令越壕沟而进,立即千军万马落入七八尺深,一丈来宽的战壕中,你挤作者踩,人叫马嘶,壕沟的两岸忽又有水流了过来,人马在烂稀泥中呐喊爬跌。原本这里是李闯预先让田见秀率兵掘下的壕堑。
左良玉暴跳如雷,狠加两鞭,跃马冲过壕沟,他的10万军队也纷纭出现。此时早见田见秀抡开山大斧来战,左良玉毫不畏惧,举大砍刀来抗击,不三合,田见秀抵敌不住。左良玉麾军包围田见秀,田见秀且战且退。左良玉正要迎头赶过,忽听一声炮响,闯王伏兵齐出:左有刘宗敏、牛罗睺;右有李岩、宋献策。田见秀挥兵杀回,李过、袁宗第从后杀来。左良玉10万大军陷入重围,转眼之间间非常的多军官和士兵都已跪在地上成了俘虏。
左良玉见大势已去,便指点2000强劲骑兵往南北冲去,杀开一条血路,一口气冲出十余里。此时已近黄昏,左良玉想:若能逃到上饶,就不愁不可能整治旗鼓了!……左良玉的二三千骑兵到一小村,正要过桥,只见桥那边霞光中树起两面大旗,一面上有一大白刘字,一面上有总哨七个大金字。左良玉知道那是被呼为刘爷的刘宗敏,左良玉大惊,忙令用炸药炸断桥梁。而后与二两千骑兵沿河乱窜,各不相顾。刘宗敏挥军沿河射箭,左良玉骑兵死伤非常的多。
天日渐黑下来。一阵大风吹过,立即雷电交加,霎时狂风暴雨,夹着鸡蛋大的小雪。几十里战场的奋战不令自停,左良玉想:不趁此时出逃,更待哪一天!所好他的马是大宛赤兔马,勤勉忍饥超于凡马,且能负重负痛,左良玉是全身铠甲,虽有积雪砸来,也伤不着,由此,一个人一马顶风冒雨,赶夜黑往北南逃去。
朱仙镇一仗,闯王大败,歼敌十余万,缴获马匹、火器无数。

收 藏

闯王李枣儿亲率数八万军旅,在华清夏下上如火如荼地向河源进发。艳红的太阳照着绣有“闯”字的帅旗,猎猎招飐。其时是明崇祯十四年四月13日。

军事行至营口城西北的朱仙镇,已是黄昏,李枣儿便令部队在镇郊扎营。闯王正骑着马在阅览各部安营时,忽有巡哨官来报:“明将左良玉和丁启睿、杨文岳三支部队已奉旨兼程北上援助宿州。”闯王哈哈大笑说:“来得正好。”次日,闯王将老营移至阎家寨,别的各路人马四面合围马湖州,并拨出不可预计人工枪割地主的大豆,以备军粮,赈济穷人。

且说左良玉率十余万部队、丁启睿、杨文岳率5万部队,虽是奉旨兼程北上,其进行动并不便捷,因为她俩知晓李枣儿不是好对付的,行军十余日,才周边朱仙镇。

这一天后早晨,左良玉提刀纵马率兵攻入朱仙镇西门,丁启睿、杨文岳攻入西门。因镇中并无多少守军,左良玉就随意地占用了镇中岳王庙。此时,闯王派出的由李过指导的三千骑兵也恰从北门突入朱仙镇,与丁启睿、杨文岳的军旅在镇中窄路相逢,便混战起来。丁、杨四个人的武装部队武器甚多,李过的骑兵在街巷中劳苦驰骋,慢慢援救不住。正在迫切关头,左良玉的洋洋又从四面围来,把李过围在主导,左冲右突不可能脱离困境,李过面部还中了一箭。只听明军喊声震天,李过心慌,但仍拼死恶战。明军不敢近前,只用牛角弓和军器远远地发射,李过的兵员伏在满目疮痍间抵抗。

到天刚破晓时,闯王手下大将刘宗敏的一方四千骑兵杀到,一阵杀退明军,救了李过。刘宗敏见李过面部带伤,並且李过又是李鸿基的侄儿,不便申斥她。李过本人却说:“小编瞧不起冒进了,未有听将军以来,请将军惩治吧。”刘宗敏一笑说:“小将锐气可嘉。现在注意不可盲目轻进。”天津高校亮时,闯王李闯踏入朱仙镇。此时明军已退到朱仙镇东北十余里的水坡集去了。

闯王手下猛将郝摇旗前来向闯王请示说:“敌人退至水坡集,正可一举化解之。”闯王说:“且慢。先不烦将军虎威,作者自有妙策。请将军午前面到岳王庙来会谈商讨。”午餐后,李闯召集手下新秀刘宗敏、郝摇旗、李岩、袁宗第、李过、石钟山亮、宋献策、牛木星、田见秀、罗汝才等人在岳王庙会谈商讨。李枣儿先让咱们发布了一阵见解,最后说:“大家的主见总结起来是还是不是这么的,正是:断贾鲁河之水,以绝敌军水源;挑拨左良玉和丁、杨的涉嫌;还会有就是拦击逃敌。”诸将同样称“是”,于是,李闯便分拨人马,各司其职。郑表明军退至水坡集后,左良玉扎营于东头,丁启睿与杨文岳驻扎在南部。两处官军貌合神离,左良玉瞧不起文官出身的丁和杨,而了启睿和杨文岳反感左良玉的拥兵狂妄。

那天一大早,丁启睿和杨文岳的大学本科营猛然遭到李枣儿军队火炮的炮轰,炸死炸伤五人,而左良玉的兵营却未遭袭击。丁、杨二个人心目大疑,便在协同切磋。杨文岳说:“督师范大学人,李自成贼不轰左良玉兵营,专轰大家,那是干吗?”丁启睿说:“笔者此番奉帝命督师,就是要督左良玉。李鸿基攻破许昌时,对左府加意爱抚,而且,左良玉的养女就在闯营,被李鸿基夫妇收为义女。……不可不妨他叛国投敌呀!”杨文岳说:“不及把他叫来杀了……”丁启睿神速摇头说:“不可、不可轻动。他拥兵十余万,又无诏书叫诛戳他,怎样得以杀她?且看景况再说。”这一每一日刚擦黑,杨文岳营前的哨兵只看见一位骑马由西而来,向南疾驰,卫兵一起放箭,那骑马的丢下一头红布包便又折向北逃去了。卫兵快上前拾起红包,只以为沉重的,张开一看,内有金条第一百货公司根,并有一封信。卫兵们不敢私分,携包来见杨文岳。杨文岳让卫兵捧着包一起过来丁启睿处,并表达情形。丁启睿展开信一看,骂道:“反了!”于是把信给杨文岳看,原来信中写的是:“谨以黄金百两奉左将军麾下。一切按所约办事,专候佳音。自成。”丁启睿立时起草文件,令人去奏出名思宗,具言左良玉反状。不料递送文书的人被李闯军俘获,李闯看了文本后,用善言抚慰送书人,告诉她,只要把文件送到左良玉处,就是大功。黄来儿派了五名武士,陪送书人直把丁启睿上奏左良玉反状的文件送至左良玉营风尚兵处,立时重临。

再者说左良玉的十余万武装,因贾鲁河水被截断,天气又热,加之连月抗旱,搬运饮用之水丰硕不错,兵士们埋怨。左良玉正策动与丁启睿、杨文岳研讨对策,忽得卫兵送到的丁启睿奏请斩处自身的奏本,大惊,心想:“与另外来杀作者,比不上本人去杀她。”但一转念,又想:“与其自己去杀她,不比让李闯去杀她!”于是,左良玉也不与丁、杨三人共谋,当夜拔寨撤走。

到天亮时,丁启睿,杨文岳才发觉左良玉的行伍已开走,几人大惊,忙令拔寨南撤。几万三军一片散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